所有的信念与眷恋早已蠢蠢欲动
 时光如云朵般变幻无常,又如年轮般见证了历史的旧迹,也留下了深深的痕迹。青春易逝,谁又能永葆青春此生不朽?终要老去,走向生命的终点回归于无形之中。面对无法挽留的时间、必然到来的衰朽,不如坦然面对。即使逝后一切随风而散,最终不过黄土一抔,坦然面对过也会使我们朽后而生重绽芳华。

  人生百年,浮生如梦。我们总在下意识的追寻着缭绕在彩云周围的事物。不知是那些事物的神秘令人神思遐想,还是自己心之所向激励自己竭力前行。面对未知的事物,我们对此产生了无限美好的遐想。我们所追寻的在别人认为很可笑,甚至不屑一顾。为了遥远的梦想之光不断努力立着,不惜长途跋涉追寻着。奋斗才有成功,所有的梦想与渴望,才不会被埋葬灰色的死亡之中。

  青山遮不住韶华丽景,年华虽如花瓣会殒逝衰朽,在有生之年也曾有过芬芳与美丽。聆听遥远宇宙的轻柔呼唤,倾听来自亘古的喘息。细听风的轻吟,看太阳在微风中舞蹈。那些事物如音符般跳跃着,跳跃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与脑海里。光无法从黑洞中逃逸,人无法阻挡时光的逝去,而我却无法停止对你的想念。想念的念由“今”和“心”组成,不光是在今日想念,而是一种长久的想念。一经想起便如决堤的洪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有些东西,一旦在心中播下种子,便会渐渐生根发芽。用肥沃的心田滋养着它,即便它未曾开花也怀有期待,哪怕这些美好是自己杜撰出来的。等一个人和等一朵花开一样,需要长时间守望与呵护。我们不曾孤单,可以有人等待着惦念着,自己就不再是孤单一人。

  相思是彩虹的颜色,虽然美丽却令人饱受相思之苦。相思牵绊人心非不能割舍,是不舍。最苦不过阴阳,还好我与你没有阴阳那般遥远,在仅有的距离之内还能看见你的身影,而非镜花水月的虚无又让我小庆幸。我对你的情感绝不是一见倾心那样迅速,在小细节中不断加深增厚情感,完成了量变到质变的转换。这种转变没有宇宙大爆炸那样剧烈,只是在我心中悄然发生对你的情感却只增不减。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沧海万顷我心独系一人。我心装不下天下,便心属一人情系君兮。我有自己的信念与初心,那些都不曾改变,催促我扬帆起航。在出发的地方才会清晰的看见自己的初心。即使有些人或事像天空中的星辰遥不可及,却是自己最初的向往。向往还未实现,岂会轻易放弃?为了我的野心我的世界与命运搏一番又何妨?心中想要守护的、陪伴的都是自己前进的理由,为了那些也不会怯懦退步停顿前行的脚步。

  由于爱的存在,我们不再孤单。我们从不是孤单的人,也不曾孤单过。
[ 2017/02/22 11:56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螢火,從草叢冉冉升起
鑲嵌在遙遠的星際,古老的蒼穹嫦娥把彎月填滿,今宵誰把水袖舞起?

  織女牛郎,凝望彼岸探親序幕Pretty Renew 黑店,悄悄拉啟。喜鵲忙著搭起彩橋,羡慕著相會的親密……

  涼風,撩起你的青絲長髮將齊腰際,還在說古老的故事,就沒有那少許新意?你說,什麼時候來點現代傳奇?

  我看到,飄來的秋色,淡淡的,於是,借來夏末的餘威,捂紅滿山的柿子。邀你同品秋的果實,你說搖搖欲墜的淡紅,是春的句號,於是我把種子埋進泥裡,告訴你Pretty Renew 黑店,輪回不過剛剛開始……

  枝頭飄落,片片楓葉,我想題詩訴說心意,你把落紅,撒滿山澗。唐詩宋詞,太老太遠,你說詩情畫意,已塗在了秋天……

  眺望歸雁,消失在天邊,秋已轉背漸行漸遠,涼風開始慢慢變冷,我問你有什麼感覺?握緊我的手你說,年復一年,故事依然,只要歲月不老,聽你重複的故事,共你醉在每個秋天Pretty Renew 黑店……

[ 2017/01/16 13:25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飄回故鄉我的靈魂
水是朝南走的,跟著風的方向。

晨昏的腳步守時而且豪邁,它讓成長成為不可多得的資源,它們成熟的每一個瞬間,總有清脆的落葉回應它們的生機無限。

時光運載著各種大事小情,詩琳 好唔好它們明或者暗,鮮活或者入定皆不能捉摸,也無法確定。人們在上樓下樓時都揣著很多的心思,小心翼翼地躲開舊時相識。他們的願望裏沒有白頭偕老的風景,似乎也不願意老死不相往來成為揮之不去的陰影。

門外的草坪,霜帶來了天寒。冷風撲面,在橋頭上一直守護著花籃的石獅子徹底掉光了毛髮。它在陰冷的石凳上守望著季節的素裹紅妝。但橋下水的微茫熄滅了它回歸草原的期望,因而它再也不可能在天性的逍遙中體面地迎來送往,只能早早地相信塵緣是一張網。

天空盡是灰霾。它們擠佔的空間嚴絲合縫,讓清純沒有前途,也讓光明找不到出路。幸運的閃電和不幸的浮塵紛紛擾擾,它們的紛爭銳利、喧囂,像春心墜入紅塵,像生命迷失知音面膜

九曲回廊,隔開的天窗,類似於太平盛世的懷舊。在山環水抱的周圍,在長亭短亭的身後,古木白頭,小巷深幽。屋子的老舊,很像故事中的舊友。一盞青燈點在佛的跟前,它燭照的空間沒有天路,只有數不清的狼煙。

只有河裏的水是清澈的。它流經故鄉,流到天的盡頭,波光照出世間太平的清樣。

古寺仿佛已不在山中。從山下化緣歸來的僧人並不忌諱自己曾迷戀過金戈鐵馬。他們捧著佛祖的衣缽出沒於紅塵內外,希望修成金身不壞同樣是異想天開。

禿鷲或鷹早已離開靈柩。它們在四千多米的高原為自己找到了歸宿。淨身出戶的盲人路過它們身旁時,想到了自己的未來,他們身上藏著自視珍貴的錢袋晚霜

冬天,扇形的湖水披著上了年紀的霞光。

雲的深處,山的顏色深淺不一,很像清明時祭祀用的供品。菊花黃白相間,用雅潔的心緒傳達生命的化境。

聲音,破空而來,像一支箭,清澈、響亮,快如蕭瑟的寒風。

沒有開花的樹,馬路顯得空無。車在擁堵的時間經過開挖的路,那裏林立的商鋪,面朝一座城池的孤獨。

只有一方水土,親近水的波濤,用一個小小的漩渦,陪護我遊向故鄉的魂魄。
[ 2016/01/15 11:34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只有滿懷希望才能看到明春幸福的花開
“很久都不能忘記那一朵花誘人的氣息,在絕處勃發出驚人的美感。素面朝天的驚豔,面對這茫茫大地,悠然自在地呼吸著,我們需要的恰恰就是這種智慧和態度。”

這個冬季,哆嗦的寒意在藍色的天空上層浮遊。冬天在來時遺落了雪花“六瓣”似的夢,在時空的穿梭中遺憾的回望。

月光在草葉上等了一夜,忍不住,在泥土上摔碎黎明,對未來的期待已開在懸崖邊緣,等待呼吸的解凍,願化作蝴蝶翩翩歸來……

一路這樣慢慢走來,沒有積極超越時間的遐思,沒有淤積滯後於時間的懈怠,只是簡單的思維著,隨著時間挨挨擠擠的前進。在這樣幹澀酷冷的季節,無法要求自己安於現狀,也不願只依偎在冰冷的角落,篤定時間帶來的憂傷,冰冷幾近羸弱的身軀。只想在寒意肆虐的時段裏,呼吸冰凍的氣息,懷念著“春”孕育的生機。一縷溫暖的陽光凝在窗口,一絲幸福的氣息滋養身心,溫暖的陽光假借幸福的外衣,解凍倔強的呼吸……

這一“冬”不夠絢麗多姿,除了陽光的明媚,便是空氣的幹澀,繼以緩緩開來的寒冷。整個生活的空間簡單而明了、幸福而飽滿,沒有肆意的波瀾,沒有刻意的著色,一份真實幾近簡單,有時候就連腳步也變得慵懶,眼神亦無法絢爛……許是季節的特色或並發症,克服並醫治慵懶的手段,也許就只有意念了……

呼吸不需要休整,只需全心全意的怡養生命。在無法凍“雨”為“雪”的冬天,即使凍結氣息,也無法凍結呼吸……

只有遒勁的心跳才能給予生命適合的溫度;只有均勻的呼吸才是對生命底線的要求;也只有銘記耳語才是解凍呼吸的唯一方式……

心懷幸福和希望,我們要一起走過今冬,迎接即將而來的一春燦爛……
[ 2015/09/01 12:23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陪我走過了一段名曰青春的路
讀罷女兒的來信,我已無法控制感情的波瀾,任如雨的淚水盡情地灑落、流淌。然而,這感情的波瀾,這流淌的淚水能沖洗去我女兒幼小心靈深處的傷痕嗎?

女兒在信中寫到:爸爸,看了您99年10月30日在《襄樊日報》發表後通渠公司寄來的《思念女兒的日子》,我悄悄地哭了一場。今天給您寫信,我也不敢讓媽媽知道,因為媽媽知道了肯定會不高興。我已經與班裏的一個同學商量好了,她家裏有信封和郵票……

讀到這裏,我只覺著好一陣心痛。我仿佛看見了我那處於無奈中的無辜的可憐的女兒。一個10歲的孩子,本應該是花季的童年,爛漫的歲月,卻要無可奈何地承受如此沉重的心理負擔,作為給孩子造成心靈創傷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感到愧疚?

女兒說,爸爸,我在襄樊上學的通渠佬時候想媽媽,現在到了武漢跟媽媽在一塊兒卻又十分思念您,我該怎麼辦?

是啊,該怎麼辦?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的女兒。女兒思念父親,渴望得到父愛,這是一種血濃於水的天然情感,無可厚非。但是,她想念自己的父親卻往往要擔驚受怕地看大人們的眼色,純真的情感遭到箝制,豈不太殘酷?

記得97年11月,我在《襄樊日報》發表了一篇題名為《第一次給女兒寫信》的文章,那是因為女兒思念媽媽,怕我生氣不敢告訴我。後來,我無意中從女兒的日記裏得知了女兒的心事。於是,我就寫信給女兒。那是我第一次給女兒寫信。我在信裏告訴她:如果你要想媽媽,就盡情地大膽地想吧,爸爸不僅不會批評你,相反還會鼓勵你給媽媽寫信或打電話。女兒看了我寫的信問:“爸爸,您不是恨我媽媽嗎?可是,我想媽媽,您為什麼不生氣呢?”我說:“你想媽媽又沒有錯,我為什麼要生氣呢?”當時,女兒會心的笑了。

現在,我的女兒又經常思念我了,這自然也是沒有錯的。但她什麼時候才能卸下壓在她幼小心靈上的沉重負擔快樂地成長呢?由此,我想到離婚率呈上升趨勢的當今社會,那些單親DRMax教材之家的孩子們,是否也和我的女兒有著同樣的不幸遭遇呢?如果有,我要為他們呐喊!
[ 2015/08/05 15:40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