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環保夢

徒步而走,赤裸而行,是我行的太快還是時間太匆匆,一個又一個的時光就像一波又一波的流水,東去而不復返,我來不及回頭,咬著牙,只能苦嘆……

突然想起了回宮閣上方的一輪紅日,欲落未落,長久的懸在半空中,像讓人魂牽夢縈的海棠花,美的令人陶醉,或許是世間美的事物不能永恒,只有殘缺的美才是真理。海棠花的美,就是凋謝;紅日的美,就是消失。而我的美,就是一去不復返的青春歲月,那里有一場傾世的狂歡,那里有一場忘我的盛宴。

即將21歲的我,開始對自己的未來做出了打算,飛沙飄舞的空中,我看到的只有迷茫,這種迷茫的眼神,是一個少年特有的眼神,充滿了憂郁與懵懂,再也找不回18歲時的那個小伙兒所該有的氣質,三年的時光,像南柯一夢,想的很美,現實卻很真實,密密麻麻的遠古森林中,到底那個方向才有我逃生的出路?灑滿黃金的五一周,煩躁的心情包圍了全身,陽光四射,風光靜好,充滿機遇的一整天,我一事無成,24點的星空鋪滿了零星萬點,或隱或現,一條流星雨突然從我的頭頂飛快閃過,若曇花一現,像時間停留在永恒的一抹笑臉,而我還是無法抓著這么美麗的流星雨,盡管我看到過……

我是一個粗人,卻很喜歡美的哲學,每一個美的發現,都是一種機緣,始終忘不了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花未眠,他凌晨三點起床,發現花未眠,發現了世間唯美的哲學,一種花未眠,他想到了很多——要活下去,不管過去怎樣,現在的心情如何,未來會是怎樣的將來式,我雖然喜歡,有所感受,卻還是不能真正的體會這種境界。
继续阅读
[ 2014/06/09 21:20 ]

| 只能苦嘆 | 留言(3)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