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扇窗
我喜歡窗,倚立於窗邊,遙看那世風麗景,塵囂繁喧,步履匆匆。似乎這個世間沒有我的存在,我也不屬於這個人類。把自己投進了窗外風景中而成其為風景中的風景。是時,有誰為之注意呢?又有誰為之沉吟呢?所以,最是成全我的清寂與淒寥。

輕輕地踏著腳步,將身子移向窗邊。於是,一扇窗在那一時刻便是屬於我的。或仰首,或俯伏,或倦怠依偎。清風,漫捲而來,披拂過我的臉,撫過我的耳際,飄揚起我的髮絲。那份柔柔的涼涼的觸感讓我不自禁的便沉淪,想永久的凝立於那兒,想將一襲身姿風化成一具風影。或許還可以輕輕的嗅聞那風裡飄來的幽幽淡淡的香,輕聞那風中喁喁的囈語。那會是如夢般的一番景想。

遠遠的看一扇窗,窗裡嵌著一片天,浮雲悠悠,白雲下一片麗日清景。房屋,錯落,一片遠山霧靄氤氳,一片草地,綠草茵茵,一個湖泊,湖水瀲灩,一桿枝椏虯曲盤結,以不變的姿態凝立於窗角,枝間葉兒輕舞,風絲縷縷。那便是窗外的一片世界,窗中的一幀畫,畫中的詩情幽逸。大至一片天宇,小至一片綠葉,葉上的一隻小蟲。

當我以一種迷離的意凝望一扇窗,那扇窗戶便嵌進了外界,外界也融入到窗,同佈於牆壁上,以一種曠遠的姿態遙立屋子。呵,如此,讓我想起了不知何時看到的一篇文。那裡面,一個學哲學的女子,在求文學的路途中,總是無意間走進了藝術樓,而迎接她的便總是那一扇扇窗戶給予她的幽謐深邃的藝術畫幅。當她在文學的意韻中,以哲學的眼光來欣賞著那一幅幅鑲嵌於牆壁上窗戶裡的圖幅時,她的藝術感較之那些俯伏於課桌上學習藝術描繪畫卷的藝術生更為靈動而藝術。那時起,她便從窗戶中跨進了藝術的領域。窗外,是一棵棵遒勁虯曲的老樹,或枝繁葉茂,深邃葳蕤,或枯枝蒼桿,寡寡的懸掛零零星星的一兩枚蒼黃的葉,映著藍天白雲,以凌空的姿勢橫梗而來,直直地刺進她的眼中,震憾她的心靈。

如果,讓我想,我不會有那麼靈動的藝術眼光,也不會那麼幽淒的以一扇窗來覓我的愛情。或許曾經我亦有過那麼浪漫而幽婉的情懷,戀想一扇窗帶給我一片風景的同時帶給我一束愛情的花兒,迎來一勁身姿。然此際,我只想用一扇窗來載我的幽情荒愛,用一扇窗長一棵蒼蒼大樹,攀附一株藤蔓,開一樹素雅的小花兒,撐起我衰竭的情志。那時,一扇窗在我的世界便是生命的通道,便是囚居的門檻。我會將我的心靈植放於窗,在漫長的人生中,綻放我幽幽的情思。

  曾經,我也擁有一扇窗。那是一扇小小的木製窗戶,有著粗粗的木桿豎著,古舊蒼然,濕意盎然。只是它所裝載著僅是一壁潮濕的牆與一溝簷溝水,牆上總是長著陰濕的蕨類植物。許多的時光裡,我獨坐於陰涼潮濕的房裡,看向小小的窗外那壁濕濕的牆,蕨類植物與青苔倒長,斜斜的在風裡搖盪。偶然間,一條細長的蛇緩緩爬過牆壁而去,或是一隻髒亂的老鼠倏忽地竄過青苔,也會聽雨聲嘀滴瀝瀝地落在溝裡,打在葉片上,再滴滴滾落到青苔裡,順著那斑駁的牆緩緩地流下。時光就在那樣的寂靜裡沉睡。那時,我會深感自己跌進了歲月深處,獨坐於幽古,凝望那廊壁間在緩緩滴水的幽苔,以為那便是我的人生,似苔幽深,似水幽靜,似壁幽濕。

只是啊,那一份清涼幽深的時光,於那扇窗實是太深太荒太曠了。小小的那扇窗盛載不下那麼多的幽思與憂愁,也盛放不下那片幽藍的天宇,終至被塵封在簷階蒼苔裡。

生命中,再也無我的窗了,再也打不開我的世界了。念起,唯有幽幽的嘆息。

只想,一生,擁一扇窗,打開你我的世界。讓我倚偎著窗,靜靜的,幽幽的,讀你的詩情畫意,讀你的滄桑迷惘,讀你的風情婉曼,讀你的風塵僕僕,疲倦困盹,慵懶蒼茫,深邃綿遠。

裝修工程|睫毛液|迷你倉


[ 2010/10/20 18:31 ]

| 未分类 | 留言(2)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