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幸福而哭泣
其實,不僅是摩羅喜歡這樣的詩,我又何嘗能夠免之?雖說我不曾“在極端的苦悶中因幸福而哭泣”,卻也曾在長久的煩悶之中突然被幸福的閃電擊中,心中不自覺地就湧起一股莫名難狀的感動,感到生活和生命猛然間充滿了無以言表的巨大歡喜。

一天中午下課後打完飯回到宿舍,選擇了一個最舒適的坐姿,腦中也不再去想糾纏了太久的生活瑣碎,只是細細地品味著從食堂帶回的可口飯菜,聽著輕柔如水、飄渺悠遠的恍若輕聲訴語的音樂,然後就在驀然間感到內心開始發生了變化,有種溫暖綿柔的東西緩緩流過心底,進而就被洶湧而來的幸福感突襲,竟一時反應不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好久好久,才緩過神來,明白那是久違的幸福,那是從生命內裡生長出的大歡樂,明白原來生活可以如此恬適、人可以如此寧靜,彷彿那一刻整個人已與周圍的世界融為一體,不必再去考慮得與失,也沒有了榮與辱,真是妙不可言,非身處其境不能感受一二。或許正因為難得,也容易逝去,不多一會兒那種奇妙的幸福感覺就漸次消逝,緊抓不住,只能“無可奈何花落去”,徒留滿心的悵然回收

也曾想過把這種感覺和朋友分享,但最終還是作罷。心想若是有人也曾像我那樣暫時忘記所有塵世的紛擾,用心去咂摸過蘊藉著許許許多歡樂幸福的生活海綿,他自也是可以感覺得到我曾得到過的很難用語言表達清楚的幸福。而相反,如果他還是盲目而又忙碌地追逐著,我把這樣的感覺告訴他又能如何呢,他會明白嗎?他會相信嗎?或許換回的只是自己太過矯情的結論,那麼,又何必自取煩惱呢?

事實上,這些道理大家也不是沒有聽過,只是大家太久地侵染在這滾滾如潮的物質至上文化氛圍裡,相當大程度上已被周圍的環境所同化,整日忙忙碌碌地都在追逐物質上的虛幻如泡影的幸福保證,已不再相信幸福是與心靈有關的東西。於是,發生了異常奇怪的事情,彷彿追逐本身成了幸福,唯恐不能用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把自己搞得暈頭轉向,失卻了意識,麻木了心靈,沒有了思考和感受的能力,可笑地以為那永遠都在前方的可望不可即的幸福就是真正的幸福,就是自己擁有的幸福。可是,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還是有民諺說的好:百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只有我的身心可以感受的幸福,可以盡情享受的幸福,可以永久珍藏的幸福,可以不斷回憶的幸福,我想,才是真正的幸福吧designer chair

也正如摩羅所說,詩人並非是傾向於體驗痛苦的,從來就沒有人真得願意承擔生活的重負和由此帶來的苦痛,只是詩人通神和敏感的天性常常使他們獨具慧眼,能夠更加清楚地看到人的局限和無奈,看到生活背後潛藏的深刻悖論,看到人常常深陷在貪婪和罪惡的沼澤里無法自拔。因而,從本質上講,我們可以說不是他們尋找痛苦,而是痛苦憑藉一種天然的神力附著在了詩人的心靈之門。我們完全可以想像,痛苦的毒鴆是怎樣地將他們腐蝕得肝腸寸斷,心中長久渴望的幸又如同一杯誘人的醇酒,讓他們醉眼迷離如痴如狂激動萬分感動莫名,卻無法企及。正因為如此,他們比常人更能理解幸福對人生的無可比擬的意義,懂得幸福的來之不易,以致很少會笑的他們忘了怎麼去表達心中壓抑太久的情感,竟留下了幸福的眼淚!或許,這才更能顯出這眼淚的獨特和無比珍貴乃至悲壯,這自心田流溢而出的眼淚是對幸福之花的由衷禮讚,也是繼而往之的再次澆灌,這是以極端的苦悶為暗沉的背景來彰顯幸福無與倫比的美麗和魅力,體現了幸福是苦難長久沉澱的結果的沉重命題防火門工程

“生活對於我既輕鬆而又艱辛”,這句話最是能打動我,雖然我還無法理解這句話所蘊含的更深層次的哲理含義,但我清晰地感覺到這是對人類生存狀態最逼真最深刻的詩意概括,也正是詩人面對幸福而哭泣的重要原因。 “輕鬆”之處何在? “艱辛”又何以言說?或許,只有生活自己會告訴我,而我要做的就是深入生活,用心去觀察,用心去思考,等待答案自動浮出水面的那一天。

[ 2011/02/17 12:47 ]

| 未分类 | 留言(4)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