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種花可以開到荼蘼
校園的垂柳發芽了,在我還沒來得及仔細觀察它的生長軌蹟的時候,它已經呈現出了異常優美的身姿。其實在開學過後,我每天會去看這些柳樹,我想看這些小傢伙是如何長大的,可是最終我還是沒弄清楚它是如何長出來的,在一夜之後它就這樣驚喜地降生在我的視線裡。

看著那隨風拂動的綠影,心中莫名的欣喜,說不出理由的興奮,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春天效應吧。

忍不住拿出手機,一陣狂拍。細細的柳條映在湖面,就像掃過那片心海的記憶,沒有波瀾,沒有聲響,卻在不經意間佔據了心中所有的位置。

說來奇怪,每次看到垂柳就很自然的聯想起煙火,或許它們的故事和命運都太過相似吧,美的驚心動魄,卻也只能留存在記憶裡。

三月,一個有著太多故事的季節,垂柳、煙火,又充當了多少故事的背景?

並肩走在柳枝下的情侶,無一例外的帶著燦爛的笑容,可是這種姿態又可以保持多久呢?一個星期?一個月?還是一年?

有人說:愛情像一場絢爛的煙火,綻放時是美麗的;結束後也是美麗的,但卻是一種心酸的美麗。或許是吧,一種殘酷的美好,有人懼怕它的殘酷,有人貪戀它的美好。

沒有一種花可以開到荼蘼,沒有一種人生可以留下完美無缺的記憶,人生也不過一出有喜有悲的戲,只是演戲的是我們自己而已。就像三月的柳條和四月的柳枝,一個非常近似的距離,隔出的卻是歲月無法填補的溝塹。

有時候我在想世間萬物都在遵循著從無到有,又從有到無的規律,瞬間的幻滅就是一輩子的終結,何​​為目的?何為意義?或許只有真正經歷過才知道吧。

無休止的忙碌,無休止的拼搏,回想自己的走過的路,有時竟會萌生出一種自敬的感情,原來在不知不覺中自己變得如此堅強。不會因為陌生而害怕,不會因為困難而退縮,就這樣堅定的跟隨著自己的步伐,沒有怨言,沒有浮誇,當一切變成一種習慣,我深深的體會到黑格爾哲學裡那句“存在即合理”的深意。

所有的出現都​​像一場華麗的旅行,不管你的排場是否盛大,總有那麼幾個人會把你的出現放在最顯眼的位置,不管你是否在意結局,總有那麼幾個人在期待著一份美好。

喜歡靜靜地看著垂柳從眼前盪過,就像喜歡獨自品味搖曳在腦海裡的思想,喜歡聽著音樂看煙火,就像喜歡透過七彩的光環透視自己的人生,那是一種無可比擬淡定與坦然。

如果有一天我無法給自己一個恰當的理由撐到永遠,我想幻化成池邊的一顆垂柳,在春天裡,在柔情似水的三月裡,與煙火為伴,奏一曲蕩氣迴腸的紅塵調,祭奠那份藍色的過往,寧靜豪邁地走向既定的遠方。
[ 2011/04/14 11:35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