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要活得有氣度些
——在義與利之外,還有一種更值得一過的人生。這個信念將支撐我度過未來吉凶難卜的歲月。

"君子喻以義,小人喻以利。"中國人的人生哲學總是圍繞著義利二字打轉。可是,假如我既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呢?

曾經有過一個人皆君子言必稱義的時代,當時或許有過大義滅利的真君子,但更常見的是借義逐利的偽君子和假義真情的迂君子。那個時代過去了。曾幾何時,世風劇變,義的信譽一落千丈,真君子銷聲匿跡,偽君子真相畢露,迂君子豁然開竅,都一窩蜂奔利而去。據說觀念更新,義利之辯有了新解,原來利並非小人的專利,倒是做人的天經地義。
继续阅读
[ 2011/05/14 12:35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九個招術打造屬於你的硬漢
外殼堅硬、職場風光的男人,內心和身體卻可能比女人更脆弱。數據顯示男性的平均壽命比女性壽命短5至10年,精子的活力在過去50年裡下降了50%。男人正在淪為健康的弱勢群體,作為他的另一半,開始積極的他健康管理迫在眉睫,打造屬於你的硬漢。

1、男人需要加鋅的健康零食

零食不是女人的專利,更不是不健康的代名詞。男人適當吃點健康零食,值得提倡,比如:補鋅的堅果如白瓜子、花生仁、南瓜籽、大杏仁等,它們所富含的鋅,能提高男性的前列腺抗感染能力。另外“蘋果療法”已成為治療慢性前列腺炎妙方,因為蘋果含有大量的維生素C及其他營養物質,其中鋅的含量也很高。

2、督促“駱駝男”多喝水

養生的智慧在於多喝水、會喝水,可男人偏不!他們或是借口忙,或是借口記憶力不好。其實,許多男性易患的疾病,如前列腺炎和慢性腎炎等,都與水攝入不足有關。保證他每天6-8杯水很關鍵,請在每天早晨起床前為他准備一杯溫開水,每次進餐和兩餐之間遞上一杯白水,在忙於工作時,記得發短信提醒他。

3、催他去做男性體檢

他的健康管理可是比家庭財產管理更為重要的理財事項。從30歲起,無論他多忙,都要督促他每年拜訪一次醫生。當然,要為他制定“專屬體檢套餐”。可以在體檢前,和他一起和醫生聊一聊,比如他的父母是否患有糖尿病、高血壓、癌症之類,並結合他的工作性質、飲食情況及最近的不適等等,請醫生為他制定一個最有價值的體檢。

4、警惕雄激素缺乏
继续阅读
[ 2011/05/11 16:47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父親的桃樹
家裡的小樓房修起來後,在前面平了一個大大的院子用來曬糧食,院子旁邊種了兩棵桃樹,各佔據在路的兩邊。
桃樹是父親從市場裡買回來的,據說是又大又多汁的品種。小小的苗在春天種下,在父親天天的視察下,一節節快速長大著。兩年後,開出了幾朵粉紅的桃花。父親說,來年就能結果了。果不其然,第二年便滿樹都是桃之灼灼。那時我正在上高中,讀住校,每個月才能回家一次。每次回家,總是興奮都守在樹下,看毛茸茸的小桃兒長出來了,長​​成雞蛋大小了,已經快一隻手都捏不過來了,等到再一次回家時,父親已經下了好些桃子在籃子裡。桃子依然裹著淡淡的一層絨毛,桃尖上一抹還沒有完全渲染開去的紅暈。一口咬下去,酸酸甜甜的。這時大家都知道家裡的桃子並非出自名家了,但依然被大家喜愛著女傭
因為桃樹的緣故,總會吸引三三兩兩的半大孩子有事無事的從院裡經過,母親便隨手摘幾個遞給他們。一開始母親還是有私心,總是會在樹上為我留下最大最飽滿的幾個等我回來吃。等到我讀大學時,便不能在桃子成熟的那幾天回家了。母親便越發慷慨起來。那時候,兩棵桃樹已經長成了成人的姿勢,高高大大地把中間的路都覆蓋了,形成天然的林蔭道。夏天的中午,母親便和幾個鄰居坐在下面乘涼,聊聊村里的家長里短,口渴了便摘下一個,洗洗,咬上一口。桃樹的下面用竹篾圍上一個小院子,養了幾隻雞和鴨。等母親把吐出的桃子皮扔進雞院時,原本正在單腿睡覺的、梳理羽毛的、低頭找吃的雞鴨們便一陣騷動,圍上來一陣瘋搶,等嚐到酸味後又連連吐出來。母親他們對這樣的滑稽毫無留意,依然閒聊著成立公司
再隔幾年,挑子結得越發的多,便有村里的人背著背簍過來五斤十斤的買,價格總是比市場價低上好幾毛。母親說,也不是什麼好的品種。等村里的人都吃膩了,來的人便少了。母親便將樹上又大又紅的桃子摘下來,試探著背到家對面的家屬小區裡去賣。桃子很受歡迎,母親總是又賣又送的。等買的人少了後,便再也不去了。母親很膽小,總說自己不會做生意,一但沒人問津,坐在那裡邊不知所措了。到最後,樹上依然稀稀落落的留著些桃子,一半是路過的鄰居摘了吃了,一半就是雀鳥們光顧了。
父親則不管這些事,他也不吃桃子。只是每天下午端一杯茶,在桃樹下面抽幾口煙,看著家對面公路上的車水馬龍。
等到我放假回家時,桃子已經沒有了。便拿出吊床來,來在兩棵桃樹上,拿一本書,窩在吊床裡,晃晃悠悠,享受涼風從身體周圍穿過。這是最愜意的乘涼的方式防蚊網
桃樹活了十三年,父親說,桃樹的壽命本來就短。我沒有親眼看到桃樹死去,死去之前的兩年能看到桃樹上不時冒出桃油,黃色而略帶透明。彷彿一個生病的人正在和病魔鬥爭。桃樹枯了之後,枝椏被母親砍了燒了,只留下兩米來高黑黑的樹樁依然矗立在路得兩旁,摸起來依然是當初樹的紋路。
後來父親又總想在原來的地方栽其他的果樹,但各種各樣總沒有成活過。桃樹樁依然在那裡,不悲不喜,彷彿也沒有人去留意過。
[ 2011/05/04 11:34 ]

| 未分类 | 留言(2)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