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的樂坊
流年,恍若夢遊的記憶,穿過寒武紀的冰涼時,卻能依舊堅守天堂鳥的方向。有時也會禁不住的問自己,羽毛滑落,花開瞬間,時節輪迴,那些曾經的美好真的都已忘卻了嗎?我不知,不知是否會在這樣的年月上演一場唯美,不知是否會因為靜默而讓生命顯得青蔥,也更加不知雲朵的另一端有著怎樣的美麗。

喜歡等待,即使是在微涼的暮色中,相約在花飛時刻,一起默數時光碎片。看著沙漏留下的時光,數著城牆放映的回憶,突然覺得這些事物也都搖曳著流年中點點滴滴的故事。可是,如果要問什麼才是真正的流年,我卻回答不上。它可能是王菲舞台中央的淺唱,伴著多少個孤獨的心走過夜半的寂靜;它也可能是張愛玲似的蒼涼與華麗,在我們沿途的旅途中如歌般蛻變成美麗的聲線。我相信,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會上演一段悲愴,歲月流逝,青春將離,記憶起流年中的晴雨黃昏,浮上心頭的仍是一股沖不淡的思念,而忘卻的終是你我認真的約定。

一直覺得,喜歡文字的人就好似懸崖上最哀絕的水仙,用細膩的情感捕捉著每一個微小的細節蚊網工程,然後幻化成纏綿亦或凝重的文字,只為掩飾悲哀。所以他們的流年是靜默的,是傷感的,也是最刻骨銘心的。

時光的行走,模糊了遠行的背影,就像每一朵烏雲,都鑲著銀色的邊框,美又痛楚著。夜色如墨,當時的月亮,終究是過往,而那個曾經在白白的月光中哭泣的影子也已然長大。浮光掠影,春夢初覺,轉身,仍是大把淒涼。可是當華爾茲的音樂響起的時候,每一個人的心底都開始綻放靈魂,那是一種近乎虔誠的堅守。就像玻璃窗上繁複的花紋,或是一杯綠茶的清新淡雅,平淡著誰的小幸福,讓這個有些特別的季節能夠妖嬈又華美得初放。

青春的傷感總會透出自己獨特的味道,黑白的膠卷可能會記錄著曾經爛漫的街景,而那些行走的矮時光也成了年少記憶中永不退卻的情懷。曾經錯過,曾經遺憾,也曾經傷感。可是如若不是種植一場美麗,何以收穫滿片晴空,如若不是走錯了路,搭錯了車又怎會遇見生命中的另一個自己呢?

歌聲得過往,淹沒了那些塵封的樂坊,於是我們便在這青澀的流年中踏著零星的碎步,起身,側轉,看那些漸行漸遠的孤獨印象。有時,會不禁感嘆:“一場花奠過後,落寞了幾世的凡塵,可心中堅守得,仍是那個如鏡花水月般易碎而幻滅的夢境,凋謝著,盛開著,沒有結局的結尾,就這樣上演在我們靜默的流年。
[ 2011/06/14 12:14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