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我的呼喚
摩挲的時光裡,流年是個難以讓人相信的謊言,風雨路裡始終走不完那段叫做一生的海枯石爛,散漫的午後,不再是淡淡茶後飯點的悠揚,踽踽獨行的背影裡抹不去滄桑的時間印記,游離的木然此刻就這么深深地刺進空洞的軀殼裡,按順時針旋轉著鑽,瞬間後按逆時針旋轉著鑽。撕裂的皮肉裡大肆蔓延著疼痛的血腥,觸及骨髓那刻有種鑽心的錯覺,漫天如雪般的碎骨片就在慢鏡頭裡推遠推遠,茫然間看見的分明就是漫天散落一地的雪花,卻久久停留在沒有冬季的季節裡,隨著陣陣起風的寒顫,又幻化成一場由地而起的雪景。

記憶裡的日子像是散不去的氤氳,久久的彌漫在我不願想起你的日子裡,說不上悲傷,亦說不上難過,或許時間已經給了我最好的解釋,那沒有你的日子裡,我依舊還活著,沒有忘記什麼是笑,什麼是陽光的味道。偶爾的悲傷比起失去你來說都是那麼的無關痛痒。

沒有你的日子,陽光依舊是燦爛的,心情的陰霾如晨霧般終究還會在陽光下野狼狽地隱退,只是偶爾的習慣會讓我突然間置身於呆滯之中,因為我曾習慣和你分享我的快樂,而你此時已不在身邊;我更曾習慣和你訴說我的悲傷,而你此刻卻毫無影蹤,拿起的電話停在半空,還沒輸完的號碼,即使已爛熟於心又能怎樣,我已沒有勇氣按下那最後的一個數字,我害怕聽到你敷衍的不厭煩,更害怕聽到此號已空的難以置信,這樣我必會失聲痛哭,而這樣的痛哭已伴隨我不知多少個日夜,我的眼淚已不值得你留戀,我的痛苦已不可能挽留你的訣別。你在遠方尋找自己的福祉,我還停留在你給的福祉裡不願醒來,就算這回憶終究還是逃不過被你粉碎的結局,我已無法控制我自己無時不刻的想你。

給不了你福祉就如一個魔咒致命著我的呼吸,我沒有驕傲的資本,讓你陶醉,更沒有炫耀的家世,為你貼金。可難道我對你無怨無悔的付出還不夠嗎,你還在尋找什麼,你的心思我從未了解,我以為只要全心全意投入地愛你,你總會對我敞開心扉,告訴我,我就是你尋找的福祉,我以為的原來只是我自己的自以為是,失望變成絕望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我也就這么漸漸墜入這無法自拔的沼澤深處,當我望見你站在不遠處淡漠的眼神時,愈陷愈深的沼澤地裡埋沒的不僅是我的冰冷的身體,更是我那被你撕得破碎的心。

我不怨你,有人說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可記得你曾說過既然愛,何生恨。恨又能怎樣,既然愛已不在,再多的恨也只會讓自己毀滅的更徹底。要想快樂的生活,就把生活和目標聯繫起來,而不是和某個人或某件事。那麼你是不是也只不過是某個人呢,而且也只是屬於過去式裡的某某,混雜在眾多的某某裡,含著冷漠的眼神掠奪去曾屬於彼此的記憶。即使這樣,我還是習慣在黑暗裡哭過後,含著希冀入睡,就如你曾愛撫過我畏畏縮縮的恐懼後,我還依舊真切的感受到有你的釋然。這樣的溫暖對現下的我來說只是奢侈,可習慣真是個奇怪的東西,即使透著濃烈的苦澀還是改不掉。

沒有你的日子,我學會了自己一個人按時吃早飯,我記住了晚上出門多帶件衣服,我不再在下雨的天裡故意不打傘,我的小脾氣,我的小任性,都為你而改變了,而你卻真正的不在了。即使沒用了,還是固執的要為你改變,你曾說過要是沒有你的日子,我該怎么辦?可我多想讓你知道,沒有你的日子我還好好的生活在陽光下,等你回來時,還你一個更加完美的我,你能感受我的呼喚嗎,你會像旅行回來後,突然出現下我面前,面色憔悴的捏著我的臉說想我嗎?

這些浮雲的想像,已經奢侈地令我無法呼吸了,我不能再這么折磨自己了,如果你在一定不希望看到這樣軟弱的我,縱使你的離開有多少難言之隱,我至少是知道緣分已盡的,我們還能為給彼此所做的,無非就是好好的生活在同一藍天下。今夜當你望向那明月時,你也一定會看到我凝視你的安靜。
穿越蒼白的時空 默默遙遠你的幸福 讓就生命,滅以空無 預設的結局不存在 執念是活下來的意義
[ 2011/10/22 13:13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別讓曖昧演繹成一種罪
曖昧是一種人與人相互演繹和釋放情感的過程,這個過程中有這樣或者那樣的交結。不管是懂曖昧的,還是不懂曖昧的,都想玩曖昧。不管玩的過程中是不是真的曖昧了,都會被曖昧所歸結和牽引。

那麼,好多人都在玩的曖昧到底是一種罪,還是一種情趣呢?

「曖昧」這個詞現在氾濫於我們的生活,我們看得到的曖昧在滋生,我們看不到的曖昧也在蔓延。好像「曖昧」這個詞成了生活時尚的一種指標,你懂曖昧嗎?你會玩曖昧嗎?有人說在社會上想生存的好,不要智商太高,情商高就可以了,簡單地說就會會玩曖昧就是大功告成了。

這個曖昧一不小心就成了人際交往的粘合劑,但是一般曖昧都是出現在異性之間。如果兩個都同性的人,一直眉來眼去的,經久之後所有看到這個現象的人會得以質疑,這兩個人會不會是拉拉呢?所以,這樣的曖昧,同性之間是不敢玩的,也是不會玩的。不為什麼,因為是沒有這個市場,沒有這個所需,那麼就是一種不必要的浪費,又有誰會願意讓這份曖昧浪費呢?讓這份情感白白流失呢?

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能惟妙惟肖地傳達曖昧。人和人之間沒有曖昧,多的是冷清;人和人之間多的是曖昧,多得是可怕。曖昧了你,麻煩了我,曖昧了他,驚擾了我。這曖昧之間的多多少少,真的是說不清。曖昧的出現會緩和人際交往中的弊端,但是有時沒有注意度,會讓人一地雞毛。
继续阅读
[ 2011/10/17 13:17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心裡的冬天還要冷多久?
這個冬天不知還要冷多久?街燈依次亮起來的時候,不起眼的小城瞬間被點亮了。

而心情似被捏曲在細頸的杯裡,不能順暢釋懷。能想到的能夠做為的只是慢慢的沿著未知的小路走著,看人們急急向前的腳步,在這個黃昏。

一種無能為力的沮喪淹漫過心。是什麼讓我如此不堪?承受痛的能力仍是如此輕薄。如這冬的寒冷,竟抵御不了突來的低溫。

用圍巾包裹住面容,唯我是散漫的,不經意的,這個周未,我去哪裡?

對想靠近的人說,不要再來打攪我,我很快樂。不再要曖昧,不再要留戀,不再要捨不得,是因為我不要不清不楚,浪費感情的等著一份無望的事情。

也以為現在的他會好很多、強很多。能襯托我的幸福與正確。

孰不知他卻並不是容忍我呵護我及承擔我一切的人。說好了不要只想美好的,說好了再認真的開始,說好了不再給予他太多的計較和要求。
继续阅读
[ 2011/10/13 12:37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