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士提反堂
中西區 聖士提反堂中學此時的天高遠寂靜,漆黑的夜幕掩著幾多沉重,幾多惆悵,欲訴無憑,欲寄無處。風,靜悄悄的,柔柔地輕撫著心尖,別樣的感覺微涼入心。不覺又有了寫字的渴望,只是每每提筆總覺得幾分凝重,稚嫩的筆觸終無法將過往讀透,亦無法將未來抒寫。

憂傷太久,一直以來習慣了把憂傷當作快樂,日子也就不那麼難過。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面對茫茫蒼穹在月色朗朗的星空下將過往一遍遍重溫,默默地梳理著自己的悲傷,回憶變得幽長而纏綿。儘管淚著,嘆息著,但心中更多的是感動與不捨,因為美,所以留戀,因為珍貴,所以不忍放棄。我以為我會不敢回頭,我以為我會面對曾經不堪一擊,沒料想我有足夠的堅強抵禦那些血淋淋的殘忍。

淚,總是太重,重得叫天使也墜落。

心,總是太軟,輕輕一碰就會碎。

愛,總是太美,一絲就能讓人沉醉一生。

假如人生可以改寫,一切可以重來,那麼一定要讓自己做一個快樂的天使。讓愛如水,情如風,無所謂情人淚離別苦,也就無所謂離愁別恨,憂傷也能隨風飄散。如果回憶象鋼鐵般堅硬,那麼我是該微笑還是哭泣;如果鋼鐵象記憶般腐蝕,那麼這裡是歡城還是廢墟。如今的我在那些跌跌撞撞的回憶裡試圖重生,而你不知在哪一片天空裡續寫著地老天荒的誓言?你的笑如烙印在心中深刻,陪我走過春夏秋冬,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從不曾離開,也成了我心里永遠無法癒合的傷。明天會是怎樣一番風景?餘生有沒有幸福的可能?天上人間的感傷能否畫上句話?

SSCC繁華謝了花紅,流年暗淡蒼穹。夜微涼,心卻未央。風絲絲縷縷吹起無邊的思念,蛙鳴陣陣喚醒那沉睡的夢境。 “夢裡不知身是客”,夢的衣裳漸漸剝落,夢醒時才恍然大悟我只是你生命中一個匆匆過客,想停留卻終要離開。曾許我一生承諾,卻負我幾世的深情。曾許我一生的繁華夢,卻贈我永遠的空歡喜。

過去的一頁能不翻就不翻,翻落了灰塵會迷了雙眼。只是,我把一生用血淚拼湊的故事永遠地刻在蒼白的心牆上,時刻提醒自己曾經如此深愛過,也曾如此刻骨地痛過。每每看到,總少不了流淚的表情。要怎樣勇敢,才能不再難過?要怎麼改寫,結局才不會這麼傷?要怎樣去遺忘,快樂才能遮蓋淚水流瀉的憂傷?是誰曾欣然而來在我的生命中走過,留下了溫暖的笑靨?是誰曾在我枯寂的心海停留,溫潤了千年的等待?而又是誰從我的雨季裡走過,氾濫了悲哀的淚滴?曾經的海誓山盟天荒地老,在時間面前竟是如此蒼白無力,竟成了癡人說夢。記憶被時光輕輕碾碎在孤獨的世界裡肆意翻飛,終無法片片拾起拼湊完全。

如果可以,我願意我們從來都是兩根倆倆相望的平行線,永遠以不變的距離守望,存心中一份念想。沒有過交集的絢爛,也就不會太過留戀和感傷。而偶爾的交匯,光芒一閃而過,然後越走越遠,就是永遠的不見。倆倆相望終成倆倆想忘,怎樣深重的無奈?又怎樣綿長的遺憾?

沒有最後的擁抱,沒有依依的告別,只是一個轉身的距離,我們把彼此放掉,說著永不再見。人走了,心卻不曾離開。不再相見,情卻難了,愛卻難滅。是我的任性把自己逼入絕境,任性地愛你,任性地守候,任性地想念,忘了給自己一個轉身的空間。

那雙眼,是我此生不會再遇的海。那一場盛世流年,我們都傾心以待,以最美的姿態翩然而至,只為凝眸的那一刻眼中跳躍的光芒,那道光芒將彼此無盡地燃燒,化成灰,散成煙,也將自己傷得面目全非,卻只能痛得無聲,努力將一切掩飾得天衣無縫,說著無怨亦無悔。從此,細數著回憶,守著無邊寂寞,在來年歲月裡掙扎著前行。

別管我依然愛你,別管我會永遠想你,別管我沒有你的日子快不快樂,這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事。如果你能偶爾把我想起,你的想念會是我幸福的天堂。如果你願意把我從生命中徹底地隱去,我亦會釋然,因為期待著卻又隔著一個世界的距離的悲傷難過,我一個人承受便好。

我們曾經如此努力地追逐幸福,也曾真實地見過幸福的背影,只是早已飄得不知所踪。微笑並不代表不再悲傷,所有的假裝只是為了讓自己堅強。流淚也不代表脆弱,那隻是我對過往的祭奠。我努力收藏著那些生命中少有的明媚,難過卻隻字不提。只是,蒼白的臉,冰冷的唇,該如何紅潤和溫暖?宿命的悲,輪迴的痛,怎麼能輕描淡寫地帶過?不提真的就能遺忘嗎?

那些最終讓自己泥足深陷的,總是美好。這一生為誰唱離歌?為誰說情話?為誰寫天涯?為誰淚灑紅塵?我又輾轉在誰的年華里沉醉不醒?曾經那些呢喃癡語,更像是那天真的笑話,等來的是淡忘與漠然。那些沉重,那些無法講述的悲傷和蒼涼,我要如何用淺薄的文字一一勾畫?睫毛下的傷城路過了誰的風景誰的心?而誰又會心疼會駐足會安撫?

聖公會聖士提反堂中學不怕路太遠觸不到你幸福的邊角,只怕兩個人的世界劃不成一個圓。孤獨地走了那麼久,荒蕪了一個又一個季節的輪迴,而我始終看不到幸福歸來的腳步。期待流星劃過天際,我一定要許下千千萬萬個願望,每一個願望都是你。許到滄海桑田,瞬息萬變,直到靠近你的微笑,觸摸到你的臉,直到我們終能赴一場春暖花開的約會。在記憶裡孤獨地遊走,感受著冰冷的包圍。昨日依依,一切如此瀝瀝清晰,只是早淡了最初的溫度。我們再也回不去了,回去也早已面目全非。我們只能蒼老地從時光的一端輾轉到時光另一端​​,無需說再見,留一個背影就夠。此岸花開,彼岸葉落。此生,相遇,轉身,離開,永不再見……
[ 2011/12/30 11:27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一個美麗心動的地方
洽川這地方,多年前就听說過,但也許因為它當時還沒什麼名氣,或者是我對出遊還不大感興趣,因而很多年裡,對它幾乎沒什麼印象。再次聽到“洽川”這兩個字,是兩年前友褪黑激素分泌

人從國外回來相邀前往,“洽川”這兩個字才真正嵌入我記憶裡。只是當時因了種種原因未能同去,洽川之行便只好擱淺,不勝遺憾。從此,“洽川”便存在於我無窮的想像之中

。前不久,和同事們有幸前往參觀遊覽,我的“洽川之旅”終於得以實現。

初秋的洽川,空氣中瀰漫著南方水鄉固有的潮濕氣息,雖然已近下午四點鐘,天空也陰濛濛的,了無太陽的踪跡,但依然使人感覺濕熱氣悶,看來把它稱作“北國江南”還真不虛

此名。坐快艇穿越蘆蕩,是景區遊覽的第一部分。穿上景區的專業救生衣,我們六人一組開始出發。隨著快艇的不斷加速,那種舒爽刺激的感覺也越強烈。往前看,窄窄的河道兩

邊密集的蘆葦迎面撲來,旋即向身後閃過,蘆蕩似深不可測,沒有盡頭,可忽然一個急轉彎,眼前又一片開闊,真是神奇;往後看,快艇劃過的河面,水花向兩側飛濺,河道瞬間

留下一條長長的白色通道。風在耳邊呼嘯,涼爽的感覺沁人心脾,之前的旅途勞頓早已蕩然無存,歡笑聲,尖叫聲,於耳不絕……

乘大船往荷塘途中,一隻奇特的水鳥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只見它棲息在一片茫茫河水中央兀自杵立的一枝枯木上一動不動,由於距離太遠看不太清它的樣子,只從其修長的外形上感覺疑似鶴類。據隨行的工作人員講,這兒是全國最大的湖泊型濕地,因為依傍黃河,受濕熱帶季風氣候等因素影響,夏季潮濕炎熱,秋季雨水連綿,加之天然形成的數十萬畝蘆蕩很適合鳥類生息繁衍,因而這裡棲息著丹頂鶴、黑鸛、天鵝、蒼鷺等數百種珍稀鳥類。區內水草豐滿,水生、兩棲爬行動物種類也相當繁多,隨處可見,因而這裡也是國內最大的黃河濕地自然保護區招牌廣告

下得船來,不知不覺中萬畝荷塘已呈現在我們眼前。從未看到過如此遼闊無際的荷塘美景,一張張碩大的荷葉或錯落有致,或比肩而立,密集著向遠處無窮擴展延伸,望不到邊際。雖然旺盛的花期已過,但為數不多,或白、或粉的花朵星星點點,點綴其中,依然風姿綽越,別有一番景緻。它讓我聯想起朱自清《荷塘月色》的意境,更讓我感受到“接天連葉無窮碧”的壯觀。據景區工作人員講,這裡的荷花品種有20餘種之多,只可惜錯過了珍品睡蓮每日開放的時間,沒能一睹它的芳容。

洽川提線木偶被譽為“中華一絕”。為了讓我們充分了解這地方小戲的獨特魅力,工作人員特意為我們在“聽葦軒”安排了一出“豬八戒背媳婦”的專場演出。台上演員技巧嫻熟,手裡提著木偶,配合著背景戲曲內容,認真做著每一個動作,只是我的心正被更大的誘惑所吸引,早已飛到了不遠處的處女泉邊。

一直以來,處女泉種種美麗的傳說就令人心動不已,今天終於置身其中,怎不叫人心旌搖盪,恍如夢中。我彷彿看到那在河之洲的窈窕淑女太姒與周文王相親相愛的美麗倩影,又彷佛正體會那準備出嫁的遠古女子溫泉洗凝脂的羞澀和喜悅。溫潤的泉水輕吻著我,依托著我,使我漂浮。腳底的細紗時而漾起,時而如綢緞般纏繞,讓我無法站穩。於是我如一尾歡快的魚在水里四處遊走,細細體味這華夏獨有的“瀵泉七眼”之首迷人的魅力,並用它富含的多種礦物質洗去身體的瘀疾。這蘆蕩環繞的小小泉池,清澈見底的神來之水,竟如此令人如痴如醉,以至於忘記了周圍還有和我一樣如醉如痴的同事們。我們在其中歡游嬉戲,不覺中天已將黑。

經過一夜休整,第二天一大早吃過早飯,我們又驅車前往景區的另一處景點進行黃河漂流。

可乘坐八人的橡皮筏子把我們一行二十餘人正好分成了三組。坐在上面,置身波濤滾滾的黃河裡,自信會水的我平添了幾分緊張的情緒,這畢竟不同於平靜的處女泉。望著煙波浩淼的河面,極目水天一處的河對岸,我忽然想起有人說過的一句話,叫“九寨歸來不看水”。我曾經去過九寨溝,那裡的水的確奇秀無比,奇美無比。然而當你面對黃河之水的波瀾壯闊,那種內心深處產生的震撼,無論如何是九寨之水不能給你的。

皮筏順流直下,漂泊到了一片濕地,上得岸來,同事們脫去鞋子,光腳玩起了踩泥遊戲。這項活動一下子把人們放歸到兒童的天真境界裡去了,大家盡情地笑著、鬧著,以往工作中的緊張、疲勞,在這裡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放鬆和緩解電話繩

離開濕地後的福山之行,讓我們探詢到洽川深厚的文化底蘊所在。福山位於靈泉村東南,屬黃土峰林地貌,山勢奇特,先下後上;山上蔥翠環柏,風景優美;其間亭閣、殿宇、牌坊組成的古建築群錯落有致,素有“天開一峰”、“秀奪鐘南”的美譽。尤其是殿堂、道閣間供奉的孔子、老子、佛祖神像,形成“三教合一”的奇特景觀,實在讓人嘆為觀止。

洽川溫泉度假山莊的魚宴,是我們洽川之行的最後一站,它不僅讓我們嚐到了這裡最珍奇的黑烏鯉、羅非魚的鮮美,也讓我們進一步了解了洽川飲食文化的特有一面。

短短兩天的洽川之行,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美麗的洽川因為有了獨具慧眼的大膽開發,在短短幾年內已被強勢打造成國家級重點名勝景區,為陝西旅遊業的開發做出了重要貢獻,來這裡游玩的國內外遊客日趨增多,洽川的明天會越來越好。喜歡旅遊的朋友快來吧,絕對讓你不虛此行。
[ 2011/12/21 18:49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只願做一杯冬日暖你的茶
喝茶,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也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怎麼喝一杯茶,體現的是生活的智慧。珍惜現有的生活,追求簡單的樂趣,以和為美,以孝為德,寧靜恬淡,真心書寫最真實最熱情的生活細節,用心品嚐最現實最真切的生活醇香,這是茶給我帶來的智慧,隨著茗茶的清香沁潤我的頭腦,我心舒暢,人生舒坦。

這些天,每天晚上,我會輕輕上樓,和父親分別坐在床前窗下電單車零件,陪著他一起看新聞聯播,雷打不動。爺倆一起談古論今,說南道北,針砭時弊,未嘗不是一種難得片刻的寧靜幸福,若在這個時候,小兒星辰做完作業,上得樓來,端送一盤水果,依偎在他爺爺懷裡,爺仨一起看會電視,這個時候更是讓老人感到少有的安慰與幸福。這些年,自從入伍離開父母,一晃軍旅生涯20載,徒留對父母的無數愧疚,看到這一對生我養我的人在歲月面前的不堪老態,看到這兩個為生活耗盡了精心的老人在人群中的孱弱無助,他們攙扶著我走到今天,可我對他們的回報除了好好工作,陪他們聊聊天,拉拉呱,端給他們一杯熱茶,陪他們看一會兒電視,他們已經非常滿足,他們不需要子女的任何回報,這​​,就是父愛如山,母愛似海。

昨天雲龍湖冬泳時,老闆李知道老爺子老太太從鄉下來到了城裡,把剛剛從湖里打撈上來的幾斤活蹦亂跳的鮮蝦送給我,說老人家難得城裡來一趟,嚐嚐沒有任何污染的湖鮮,改天再弄幾條云龍湖的魚給老人嚐嚐。我感動不已,沒顧得上上班,把鮮活的湖蝦送到家,誰知晚上下班回來,五六斤重鮮活的小蝦,足足讓老人乾了一天的活。他們像巧女巧手繡花一樣,把蝦頭蝦尾蝦鬚都用剪刀剪去,只留下一大盆乾淨的蝦肉。看到盆裡拾掇得乾乾淨淨的蝦,我、妻子、小妹,三人都感動得心酸難受,我們能想像得出,我們上班上學期間,他們老兩口圍坐在餐桌旁,戴著老花鏡,守著一盆剛出湖的亂蝦,細細地挑揀,認真地剪除。誰說這不是冬日一抹絢麗的夕陽紅,誰說這不是冬天裡一楨靚麗的風景? “誰愛我在一起,誰陪我共風雨鋁窗工程,有多少緣再續……”,這是誰的詩句,溫暖了這個冬天,溫馨著一個人的心。

從漢府浴池回來,我和老爺子坐在沙發里看電視,妻子把我們爺倆的衣服放進洗衣機里之後,分別給我和老爺子倒了一杯茶,妻子給老爺子端茶的瞬間,有髮絲滑落,輕撫我的臉龐,我突然感到妻子的溫柔美麗和無窮魅力。結婚之前刻意巴結追求,源於她的質樸單純,她的漂亮嫵媚,結婚之後,面對鍋碗瓢勺和紅妝粉落,像左手摸右手的感覺,不再驚喜她的美麗,不再細膩她的真情。從相看兩不厭到兩人不相看,這是一個怎樣的變遷,是世風況下?還是情感失衡?一陣顛簸之後的現在,一杯冬日的暖茶,捧在手心,慢慢喝下,唇齒之間,清香一縷,流轉一段孝心佳話,這才突然發現,她還是徐志摩筆下的那朵水蓮花,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還是那麼嬌羞,還是那樣美麗廣告製作

時光在指尖悄悄滑落,靜靜地陪著這對慈祥面善一生辛苦的老人。看到老爺子捧在手心的那杯熱茶,突發奇想,我能天天做你手中的那杯暖茶多好,天天陪著你,靜靜看著你,忘卻世事忙亂與紛雜,暖你在心不說話。其實,人這一生,不就是一杯由熱轉涼的茶嗎,誰能品出這其中的酸甜苦辣,誰又會看到,那杯茶裡還閃動著眼角的微笑和淚花。

心中隱藏太多的憂傷和恐慌,一片落葉,一朵流雲,一本殘卷,一抹雨煙,像這冬日草木枯稀一樣,隨風而去。風過了,雲散了,多金少夢的時代,不想讓物質過多地滲透到每個領域,只願做一杯冬日暖你的茶,化作一縷清香,裊裊縈繞,愛你在心。


[ 2011/12/17 11:44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浮世也不可奈何
清新,淡雅,茉莉花就在冥冥中熏染著我們,可是,千呼萬喚,上下求索,它卻在塵世之外,孤獨的,幽靜的綻放,讓浮躁的我們羞澀,讓我們汗顏食品標籤

看看生活,繁瑣而忙碌,揪心的事時不時就來困擾;看看工作,總有些這裡那裡的缺憾;看看身邊所愛的人,常有一些不盡如人意;想想當初丟掉的工作,追思當初失之交臂的初戀,夜深人靜,心頭總有一些悔不改當初的懊喪與惆悵,星空燦爛,夜風微微,世界已經沉寂,可是我們的心靈卻不能平靜。

羙歲埗姷泰很多時候,大千世界的燈紅酒綠,讓我們迷失了純真的目光,浮名虛利讓我們丟失了淡定的心靈。

茉莉花,那朵誘人的茉莉花,還能抓在我們的手中。

浮世,浮躁,俗世,俗事,總想拋棄這一切煩惱,可惜,繽紛世界的誘惑太大了,我們總也擺脫不了俗事名利的羈絆,一次又一次的沉淪,隨波逐流bars in hong kong

清香而不濃郁,潔白而不妖艷,茉莉花就高傲的開放在靈魂之上,讓我們不得不去欣賞它。

直到經歷了痛與苦的洗禮,直到兩鬢泛白,曲終人散,才會頓悟,原來,有許多的追求,我們可以放棄,有許多奢望,根本就是庸人自擾,那朵清新的茉莉花,早就開放在我們的生命裡,只是,匆匆的生活中,我們常常漠視了許多美好的細節,回過身來,才會發現,身邊的人原來是這樣的可愛,生活是這樣的真實,工作是這樣的美好,可惜,當初我們沒有好好的去把握,悔之晚矣。

與其曲終人散時追憶或後悔,莫不如把握好每一個現在,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做好每一份工作,讓茉莉花高雅的淡香,始終縈繞在我們周圍,常駐在我們心頭香港婚宴
[ 2011/12/13 20:26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冰戀紅粉也自來
夏之冰戀,肖然、坦然,冰之純愛,得之、失之。

不再強求每天我們一起走過,不再逼問那句喜歡還有愛,不再過分乾涉彼此另一半世界,我們各自還彼此自由的空間,暢遊在夢與實的域界Shipping Agent

也許一句簡單的問候,勝於千萬句的我愛你。如果愛你,就把你放在心底,為你留一個最重要的位置,默默地想你念你。

青春的紀念冊,有你我的留念合影,有你我騎著單車一起走過盛夏的日子,也有你我牽手溫存的熱戀。

夏至帶來淡淡憂傷,在綠的大地,我苦苦找尋著那片屬於天堂的海洋。任憑乾坤扭轉整個世界,哪管那剛剛癒合的傷口再度撕扯著鑽心之痛,我也甘願沉醉在這片戀的心海,陪她永遠長眠於此,最後化作一場星雨,將愛灑滿天地……

我嗅到了火夏的熾烈,也嗅到了戀的味道。戀的季候,我不願讓那一見的傾心隨之淡卻。那一剎,我便相信緣來是你,是你原來。

初夏小晚,不敢牽你的手,而你的心也如小鹿亂撞,沒有貼近你的心,卻彷彿觸到了那懷忐忐。第一次,我們還天真地在笑睡眠測試

情侶裝,心兒點飾著默契。綠樹下,戀人相偎著甜蜜。燈光處,飛蛾嬉戲著寂寞。一切都顯得是那麼唯美,那麼自然。

人生若只如初見,我看慣了花謝,看慣了月缺,看慣了潮落,心底久久的感傷令我不忍心再看那花開的記憶、月圓的完滿、潮弄的激越。都只因那與生的憂鬱、淡淡的。

自從遇見你,我發現原來生命也可以活出那份精彩。原本不開心的世界,突然被一個獨一無二的你佔據,也許我的心也在那刻被你俘虜。慢慢地,你便成了我的世界。我的心只會因你的傷而傷,你的喜而喜,你的痛而痛。

戀愛中的人,會變得瘋狂不像自己,會在感性中喪失理智,會可愛的像隻小貓,也會無故悲無故喜。也許這便是戀愛的魔咒,沒有任何人可以逃脫。

那夏再見,你我便雙雙墜入了那溫柔陷阱,無可救藥地愛上了彼此。沒有經過考驗的真愛,也許注定不會長久,但在人類最原始的驅使下,愛便如此地輕易說出。彼此卻沒有怨恨,只因初戀也許就該如此的荒唐懵懂,孰知數年過後曾經的那段也會如是的銘心刻骨!

夏按捺不住內心的浮躁,於是時時散發著激情的火熱,熱戀亦如此罷。相處時的甜蜜,離開時的落寞;相見時的舒暖,不見時的苦守包裝設計

見或不見的坦然,又有多少人能做到?也許就該相忘於江湖,若即若離才最逢適。

女子藍顏情有道,男兒紅粉自是來。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 2011/12/06 17:40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搖擺西外蟲
搖擺西外蟲


我的家鄉和大公雞版圖上的所有地方一樣,經過漫長滄桑的歲月,又經過了多年的蕭條頹廢,終於熬出了這片土地上前所未有的景象,一排排粗枝大葉的廣玉蘭樹,寬寬的柏油馬路把一幢幢白牆紅瓦的小洋樓分在兩旁,屋頂上清一色的太陽能在陽光下格外搶眼,馬路上雖不是車水馬龍,但舊時荒涼的影子早已煙消雲散,稀稀疏疏的行人不及城市裡那麼潮流,可當年單調的青灰藍已了無踪影,我縱然有再多懷舊傷懷的情感,又有什麼理由不讓我讚歎這來之不易的鄉村生活,家鄉環境的變化讓我激動不已,家鄉人的變化就更是讓我感動萬分單車頭盔

小時候雨後泥濘的鄉間小路上一個個挽著褲腿光著腳丫背著書包的孩子們,小心翼翼蹣跚的走著,一不小心什麼刺兒會扎了腳,疼的在泥巴埂上跳來跳去,這種遭遇沒有幾個農村孩子能夠避免,這種雨天總會有一個”野“孩子在泥濘裡奔跑,從屁股到後背甩的都是密密點點的稀泥,嚇得其他孩子左右躲閃,他叫騾子,小小年紀已是村里的名人了,騾子的母親當年是當地大地主蔡家的二小姐,這個二小姐命運和新中國恰恰相反,剛剛到瞭如花似玉的年頭,她的父母就被土改分子定為惡霸地主,地主的女兒自然是地主了,所以就急匆匆地嫁了出去,嫁給了一個幾輩子都窮的叮噹響的貧下中農地主的女兒有了一個當時很吃香的貧下中農男人,自然避免了很多天災人禍,可是命苦的她沒過幾年,貧下中農丈夫就撒手人寰,膝下一兒一女,在那個全國鬧飢荒的年頭,為了保住孩子不被餓死,騾子的母親經人介紹又嫁給了騾子父親,以後又生下六女一男,一個女孩夭折,騾子是其中一個男孩,一共姊妹七人中排行老六。

那個家庭人員的複雜,那種環境生活的艱辛,日子的拮据可想而知。宇宙中自從有了生命,就有了生命的頑強,再怎麼困難重重,再怎麼捉襟見肘,人都是會長大的。騾子和我相仿的年紀,又是同村,但沒有過早的印象,我有他記憶的時候他已八九歲了,據說七歲那年他摔斷了右胳膊,從此那隻胳膊再也沒有伸直過,騾子長的很醜,說話吐字不清,一年到頭衣服的領口下面,濕漉漉,明晃晃,和農村的理髮匠的當刀布沒有什麼兩樣,鼻涕經常會流到嘴角,然後用袖口抹去,要他說普通話估計中國的頂級語言大師也是無能為力的,天生大舌頭,吃飯他會說成稀飯,喝水他會說成歌嘴,因為這個他的人緣特別好,大人孩子都會主動和他打招呼,圍著他不棄不捨的無非取點樂子,然後把他的話再像語錄一樣傳播出去顯耀自己一番商務中心

騾子也有煩的時候,那些無聊的人們為了打發無聊的時間,會花去兩分錢從貨郎那買來十幾個魚眼糖,那種糖小的可憐,和鯽魚眼睛那麼大,我們都稱作魚眼糖,騾子看到後會流出口水,想走的時候就給他一個,再想走的時候再給一個,騾子發現了自己的價值以後就一屁股坐在曬場的石滾上不急不躁了,就這樣兩分錢可以在曬場上上演很多“精彩”的段子。

夏天騾子的鏡頭幾乎是全天候光著膀子的,大人們笑他曬的和灶王爺一樣,一張臉看的最清楚要數白的發黃的牙此了,他帶著妹妹早上十來點左右就鑽進池塘水里,趴在淺水的地方,水草叢裡露出兩個腦袋,路人一不小心會嚇得一跳。他的父母是粗心大意的那種,直到正午她母親才會拿著柳條扯著嗓子喊他們回家吃飯,那聲音我們再熟悉不過了,又嬌又脆拖著後音和鄉村叫魂沒什麼兩樣,從村頭喊道村尾,見人就問看見騾子沒有,騾子故意不答,在他母親到處尋找他的時候,他會頭頂著一片荷葉,從池塘轉上來,溜回家去,坐在門口台階上的父親從來不會譴責騾子,他父親認為,再怎麼過分騾子畢竟還是他的單根獨苗,延續香火的唯一指望。

騾子膽子很大,他會從草叢裡抓來一條比自己還長的大烏蛇,要么纏在自己的腰上,要么纏在那條伸不直的胳膊上,雖然烏蛇不會咬人,但是那不停抖動的兩半紅舌頭也足以讓那些圍觀的孩子們不敢靠近。在我們小伙伴們看來騾子就像大人們說的那樣,皮糙肉厚的那種他一年四季很少生病,風裡雨裡,酷夏寒冬。不管是人們的冷眼戲謔,還是打罵凌辱,他總是來的急,忘的快,自詡鐵打銅套,閻王爺不要的。

我和夥伴們都很喜歡冬天,那個年代的農村孩子沒有幾件可以抵抗寒冷的棉衣,我穿著又大又長結了球的毛領棉襖,嘟嘟囔囔的棉褲總是讓人擔心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掉下來,一雙​​大頭棉靴是不是爺爺那裡留下來的就很難說了,黃軍帽子又大又舊,裡​​面墊上了一圈報紙才不至於跑掉帽子,這樣的我和和同村的伙伴們比起來已經是很不錯了,我的父親是我們生產隊裡隊長,後來聽說生產隊長這個官在那個時候是中國最小的一個官,儘管如此,我還是比那些地地道道貧下中農孩子要稍微穿的厚些腰背痛

幾場大雪過後,家家戶戶茅草屋的房檐下都掛著一排胡蘿蔔似的冰溜溜晶瑩剔透,泥濘的村莊冰凍以後走在上面都要格外小心,池塘里結了厚厚的冰,樹枝上掛著冰霜,銀裝素裹,一片白茫茫的村莊,清晨紅紅的太陽出來了,村莊顯得格外好看,格外地干淨。這時候騾子帶著他的妹妹開始出來玩耍了,他穿的很單薄,貼身穿的是他爸爸的紫色秋衣,外面套著一件幾處露了棉花黃的發了白的棉襖,棉襖上三個釦子,一個是帶著八一褪了色的黃軍扣,下面一大一小雙眼的黑鈕扣。灰色的衛生褲子很長,外面套著打了補丁的燈芯絨褲子一條腿長一條腿短,黃灰色的軍用球鞋早就沒有了鞋帶,兩邊耷拉著的鞋耳已經凍在了鞋幫子上,兩隻鞋子的前面靠內各有一個小洞露出紅紅的大腳指頭,他把鞋子就像穿拖鞋一樣套在腳上,紅紅的腳背上沒有穿襪子,後面圓圓的腳跟總是臟兮兮的。把大人的黑圍巾套在頭上護著耳朵,在下巴下面打個死結,鼻涕不時流出,所以他不停的吸著鼻子,習慣性的把棉襖左右裹緊,左手插進右邊的袖子裡,右手插在左邊的袖子裡,十來歲的孩子後面看上像個小老頭似的。人們取笑他說:騾子的腳是:前面露蒜瓣,後面露鴨蛋。

騾子走在封凍了的路上前仰後合,一些躲在房檐下曬太陽的人們又開始拿騾子取樂:餵,騾子過來,這邊有好吸(吃)的,早飯吸了(吃了)沒有啊?有冰棒你吸不吸(吃不吃)啊?他們學著騾子說話,指著屋簷下的冰溜溜,很好吸,鹹的(甜的)。騾子開始笑呵呵:俺不吸(吃),馮(哄)我啊?咸(甜)的你們雞雞吸吧(自己吃吧)!哈哈哈,引來一陣大人和孩子們開心的歡笑,於是有個子高的大人跳起來拔斷一根冰溜溜,遞過去硬往騾子嘴裡塞,揉得他滿臉通紅,騾子不肯,又拗不過,無奈乾脆接過一頭粗一頭細的冰溜溜反問我們說:你們猜我能不能吸(吃)完?人們異口同聲的說:不能。好,你們看!於是他咔嚓咔嚓把粘有鼻涕的冰溜溜真的吃完了,這一次真是鹹的,看到他凍得髮烏的嘴唇笑嘻嘻樣子我們在場的每個人別提有多開心。

有一次,我們都站在房檐下看見一隻鴨子不知怎麼跑到池塘的冰面上,鴨子在冰面上左右搖擺,東倒西歪,開始有人出了餿主意說:騾子,你敢不敢下去把鴨子抓回來,你看,它已走不動了,你要能把這隻鴨子抓到,我把這只彈弓給你。馮(哄)我啊?騾子還是那句話。什麼時候馮(哄)過你啊?容易上當的他抖抖索索的下到冰面上,開始向鴨子走去,快接近鴨子的時候,撲通一聲,騾子滑倒在冰面上,他的破球鞋底子比冰面還要光。鞋子摔出好遠,為了拾回那隻不像鞋子的鞋,騾子好半天爬起來,撲通又是一個狗吃屎,不知摔了多少跟頭,岸上的我們沒有嚇著,反而個個笑得手舞足蹈,真把冰面上的鴨子嚇了一跳,鴨子這回可不在冰面上走了,嚇得連跑帶飛沒了影子。於是騾子費了半個小時才走到岸邊。上來後不但沒有要到那人的彈弓差點還挨頓揍,因為他沒有抓到鴨子。騾子膝蓋和肘關節都磕的青一塊紫一塊,傷痕累累的他拖著破鞋一瘸一拐的在我們的笑聲中哭著離開了。第二天他照舊趕往人多的地方,被我們又一種方式取樂,因為有騾子這個夥伴我們過得很快樂。
[ 2011/12/02 20:36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