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出版界的背後

  最近,不景氣的日本出版社,悄然掀起一個大量出版和再版有關“領土領海”書籍的熱潮。筆者已經購到的書籍有:原防衛大學教授孫崎享的《日本的國境問題——尖閣•竹島•北方領土》(築摩書房出版)、東海大學海洋系教授山田吉彥的《日本的國境》(新潮社出版)、《日本是世界上第四位海洋大國》(講談社出版)和《日本國境的新事實——從北方四島到尖閣列島》(實業之日本社出版)、評論家保阪正康和京都產業大學教授聯合撰寫的《日本領土問題——北方四島、竹島、尖閣諸島》(角川書店出版)、電氣通信大學名譽教授西尾幹二和記者青木直人聯合撰寫的《尖閣戰爭》、評論家保阪正康的《探索歷史上領土問題的真實》(香港出版社)等。

  這裏,我們姑且可以不討論日本把中國自古以來的領土釣魚島改稱“尖閣列島”以後就當作自國領土的問題,因為“12歲的日本”(麥克亞瑟語)秉持這樣的思維——只要換一個名字,別人的東西就是自己的了。問題在於,日本為什麼在今天會這樣集中出版這樣涉及到國家領土領海的書籍?

  首先,這是日本國運勢“衰”的一種表現。眾所周知,自從上個世紀日本泡沫經濟崩潰以後,經濟上便走下坡路,不僅有了經濟上“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GDP也被後來居上的鄰國中國超過。這種經濟狀況反映到政治領域,就是政壇不穩,首相走馬燈般地更換,儘管在2009年終於實現了兩大政黨交替的民主黨執政,但民主黨的執政所為令國民大為失望,以至於將其稱為“第二自民黨”。這種對自己選擇失敗的後悔,導致日本國民當中彌漫著一種失望、迷茫的情感,他們渴望有一個重新崛起的機會。但是,整個經濟、政治走勢的衰退,讓他們看不未來的希望。日本評論家保阪正康在《探索歷史上領土問題的真實》中寫道:“回顧領土問題的歷史,可以看到一個國家在國威喪失、國力衰落的時候,總是會向對手之國發起暴論和偏窄之論的。”

  其次,這是日本試圖抗“壓”的一種表現。應該看到,在日本政經走衰的時刻,它周圍中國、韓國、俄羅斯卻都處在蓬勃發展的態勢。經過3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在GDP上超過日本,取代了日本佔據世界二位的席位。在產業結構等方面與日本驚人相似的韓國,也出人意外地很快走出世界金融危機的險境,日本經團聯更預測2013年印度的GDP會超過日本,2030年韓國的GDP會超過日本。而俄羅斯經過多年的休養生息,已經在經濟上緩了過來,正在試圖重新崛起。在這樣的語境下,中韓俄三國都在守衛國家領土領海方面加大了力度,中國漁政船巡視釣魚島已經開始常態化,韓國與俄羅斯更是對實際控制的竹島、北方領土增加了開發、旅遊內容。對此,日本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外壓”,因此試圖向國民灌輸這種“危機感”,喚起整個國民的抗“壓”意識乃至於行動。

  再次,這是日本聯美強“盟”的一種表現。冷戰後形成的日美軍事同盟,從來就不是鐵板一塊。美國並沒有因為與日本結成軍事同盟,就幫助日本從俄羅斯、韓國手裏收回被“佔領”的領土。冷戰結束以後,美國雖然達到了“一級強盛”的巔峰,但經濟上已經力不從心,它需要日本“從屬”美國的軍事行動,比如在攻打阿富汗、伊拉克的時候,但是,他不希望日本“主動”出擊。這樣,自然會招致日本的不滿。因此,日本現在使用不斷與鄰國挑起領土爭端的辦法逼迫美國表態,試圖以此綁架美國,改變它在日美軍事同盟中的“主從關係”,讓美國做到“我有事情的時候,你也得出手幫我。”

  所有這些,都是日本的一廂情願,也可以看作是這類“領土領海書籍熱”的大背景。不過,這種煽動民意的“領土領海書籍熱”,很可能是雙刃劍,傷害鄰國關係的同時,最後也會傷害自身。
[ 2012/05/10 17:29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