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一棵樹的意義
很多時候我在想,人和樹之間有太多相似的地方,而人卻遠遠不如樹,尤其是在這個紛擾虛無的年代,一棵樹比一個人更能明白堅守的意義屬於女人的一座圍牆

故鄉對我們有多重要樹就對我們有多重要,一棵樹往往是故鄉裡最深刻的角色之一。背井離鄉的我們,常常會被一棵樹喚起熟識的記憶。那一定是一棵上了年紀的樹,沈默寡言的長在某某玩伴或老大爺的房前屋後,樹下總是聚集著很多人,聊著這個村莊的往事前程。又或者長在西邊田埂上,或者出村的道路旁,他看著這個村裡的人們勞作休憩,玩耍嬉鬧,歸來又遠走。那可能是一棵古老的槐樹,或者樹皮裂的很藝術的核桃樹或柿子樹,也有可能是一棵被北風吹的沙沙作響的皂角樹。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樹從來都不主動離開,在多少年之後,他依然長在我們回家的路上,點燃我們心中的愧疚歲月重回老人的菜園

一顆屬於村莊的樹,和父輩們或者祖父輩甚至更遠的先輩們一起成長於煙火裊裊的村莊,他們固執的秉承著先輩們關於故土的種種倔強的堅守,他們沈默不語的性格也容易讓人聯想到先輩們嚴肅寡言的面容。一棵被人惦念的樹一定是樹中享受威望的長者,他在眾多的樹中經歷坎坷磨礪、世事艱難,憑著堅強和忍耐以及命運裡的一點點運氣存留下來,他們對周遭一切的看法和這個村莊年邁的老者一樣,淡然而又深邃老同學相聚所見

在村莊的熱鬧處,或者偏僻的角落裡,一棵有年頭的樹兀自佇立著,他的心裡埋藏著這個村莊許多的故事和祕密,而年輪就是他編製的檔案,一刀一刀的刻在我們看不見的圖案裡。一棵樹長在他出生的地方,看著這個村莊的晚輩一個個背起行囊遠行而去。樹不能阻止什麼,猶如那個在樹下吧嗒吧嗒抽旱煙的老人,只能沈默不語,他們已不能阻止一個村莊的荒蕪或繁盛,他們只能努力的抓住點什麼,留下點什麼念想也好。於是,樹就把根往這村莊的地下伸了又伸,把村莊的泥土緊了又緊原地等候風雨從不改

如果讓一棵樹遠離故鄉會怎么樣?現下的城市,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從遙遠的村莊裡運來的樹,他們被砍掉樹冠及大部分的樹根,如同被砍掉他們故鄉的記憶。然後還要拿麻繩緊緊的捆綁固定,好像怕他們某一刻思鄉心切跑回故土似的。多少年後,這些樹在城市道路的兩旁、公園裡、居民區裡被城裡人適應並贊譽,好像他們就是他們的一份子,好像這裡就是他們的故鄉。其實樹都記得,當夜深人靜的時候,當喧嘩吵鬧的時候,樹的心都會隱隱作疼。就好像這城市擁擠的人群中,那些背離故鄉來到這裡的人們,他們忙碌掙扎,迷惘失措……為了什麼安然自得的南沙生活

多少年後,村裡的老人們都不在了,黃土夯成的土牆都轟然倒塌了,處處都是嶄新的面孔,漂亮的樓房,你們面對彼此,都是陌生人,只有那幾棵老樹,還默默的守在原地,始終未曾離去,像是在告訴你,這裡確是曾經的故裡。而記憶刺痛著你,在老樹下,你明白,現下衣食無憂的生活,是你多少年前一直夢想的,可是現下他來了,而你,正在消失。為我不變的信仰 問雨雨沉默 和平相處 紙筆間縷縷暗淡 踏遍千山萬水 怎樣才能讓幸福天天圍繞著 無情地漫長 一個灰色的日子 天海蔚藍 快樂在風中
[ 2013/05/24 11:40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在文字中流淌的憂傷

  人海茫茫,你的眼眸隱藏前世的悲傷。天地蒼蒼,我的記憶深埋今生的淒涼。_____題記

  多少年過去了,多少事塵封了,一個人走在記憶的深巷,曾經的煙雲在夜空中沉降。向前,望不到來頭。回望,看不到去路,眼眸浸透深深的迷茫。

  多少情湮滅了,多少愛逝去了,一個人站在夢的深處,昔日的繁華散落成一地的碎片。拾取,舊跡斑斑。放下,裂痕依然,縱使淡看也難掩心中的淒涼。

  那些情已荒涼,那些意也泛黃,只有在記憶裏,你還保持著當初的模樣。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段悲傷,那怕隱藏,那怕淡忘,但總會在某個不經意的時刻回想。時光流淌,看過花開,又看花落,人生經歷的那些繁華就像夢一場。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份渴望,渴望心裏的那個人,用一個熱情的擁抱溫暖冰冷的心房。誰都想,牽著愛人的手在天涯裏徜徉,就算短暫,就算夢一場,但手上終究還挽留了一點餘香。

  愛,是受傷。不愛,也是傷。我和你相遇是緣份的一場錯弄,註定結局是一個悲傷。

  是否在某一個地方,你也和我一樣立在窗前,看著窗外流淌的白月光。白月光照在天涯的兩端,中間隔著山海遠茫茫。你在我心上,卻不在身旁,月光裏有閃爍的淚光照亮冰冷的臉龐。你是否也想問,白月光和淚光哪個更冰涼。

  是否在某一個時間,你和我一樣停在路邊,看路邊的落花在風塵裏飄蕩。落花飄在江湖的兩岸,中間隔著煙水渺茫茫。你是我不能言說的傷,想隱藏,卻在生長。對你的愛無法釋放,鬱結在心房。你是否也想問,落花和心房哪個更受傷。

  愛在最深的紅塵裏相遇,緣卻在最淺的萍水上流淌。想你,我只能在夢裏為你擦去臉頰的淚光。

  誰的身影停靠在那垛破敗的院牆。回憶那麼長,那麼多悲傷,一杯酒怎麼夠品嘗。看海棠,花瓣飄落我手上,感覺你的發絲穿過指掌。不想太悲傷,只是風把影子吹得那麼長、那麼涼。

  誰的喃語迴響在那條空蕩的欄廊。歲月那麼荒,那麼多惆悵,一顆心怎麼夠存放。聽更梆,聲聲敲打在心上,感覺熱淚在心裏流淌。不是我要想,是你曾經在這裏輕輕吟唱,歌聲還在響。

  你給我的文字流淌著憂傷,在流年裏流浪,在記憶裏生長。不能忘,不能想,越忘指尖越冰涼,越想黑夜越漫長。

  我也想,化成蝴蝶飛舞在你身旁,追逐美麗的陽光。站在滄海的這邊,遠遠的向望。我在想,滄海那邊的花朵,是否會盛開幸福的光芒。有沒有這樣一個地方,有一處池塘,你在水中央,白蓮花盛開在你周圍,輕風吹動你衣裳,有流淌的月光,有飄浮的花香,有我在你身旁,不再流浪,不再悲傷。
[ 2013/05/08 15:35 ]

| 未分类 | 留言(2)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