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在
已經忘了有多久沒有更新的自己博客,突然覺得自己的文字那麽貧乏,距離上一次的那篇更新博客大半年年,我總以爲時間會讓我忘記一些我應該忘記的人,應該忘記的事,可是,事實上並沒有,我的記憶還是那麽清晰,過去的一年我承認我真的很刻意的去生活,盡量不去想那些讓我不開心的事,那些曾經傷過我的人,當我自以爲是自己很強大的時候,生活中的一個夢就把我驚醒,原來我沒忘,我還是會會想念,想念那個不切實際的夢,想念那些年發生過的事情。
最想跟一個人說對不起,因爲自己的任性的傷害了你,對不起,我還是不能接受你,因爲你取代不了那個人在我心裏的位置,我不能借著你對我的好而占有你的感情,我給不了你想要的婚姻,我渴望自由,不想受到任何的約束,連婚姻也不例外,也許你還是會覺得我在逃避,可是,你永遠不知道我在想什麽,這就是我們的距離。
是不是我不會去愛了 ,我那麽麻木不仁,我都心一直都在流浪,找不到停歇的理由,一直都在。。。是你不知道的 京都へ行 みんなの美味 春の旬です 東京のお土産 建物 這種天氣 我還是那麽愛你 冬季的夜晚 靜靜的思考
[ 2013/06/20 18:00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人走茶涼
1917.jpg
每個人的人生觀都是不同的,有些人喜歡找人傾訴,可有些人卻喜歡保持沉默,而我恰恰就是後者。曾經也找過心靈的寄托,我認為的知己,可現在,也已經物是人非。也許,是因為我找不到傾訴的理由;所以,我只能選擇沉默。也許,我習慣把心事深埋心底。放縱自己的冷漠,習慣了這樣的自己。

從頭到尾,我都在用冷漠的眼神,和無所謂的表情,在抗拒著這個世界,和這個世界帶給我的一切。包括友情、親情,和愛情。盡管我一直在偽裝,偽裝成寵辱不驚 , 其實我自己知道,遠沒有那種“境界”

真的,我不管別人怎麼看,可是既然活在這個年代,就不得不融入這個世界,所以我也得虛偽地去嘗試著世間的事,學會點所謂“社會經驗”。呵呵,人生在世,草木一秋,百年之後,也就那樣了吧。

唯一的傾述對象就是自己,我很喜歡在空間洋洋灑灑寫些,似懂非懂的文字,不管別人會不會來瞟一眼。曾經寫過了一百多篇日志,但因為一次沖動,也都刪除了,可是這些刪不完我心裏的那份感觸,於是不知何時起,又重新寫起了博文,我想這是我現在唯一剩下的愛好了吧。

我最喜歡的歌手,也就只有許嵩吧。他的“虛偽”我很欣賞,許嵩式的“虛偽”,一直是我向往的。呵呵,人人都穿了一條叫“虛偽”的衣服,你覺得呢? 只有在自己或者真正懂你的人面前,你才會脫下這層偽裝,不是麽,起碼我MyL就是這樣。 現在高二之後,我發現我越來越孤行了,我越來越不喜歡在很多人面前講話,甚至都要懷疑自己患自閉症了,呵呵,不過還好,那層偽裝還可以為我擋擋。放在我面前可以接受的東西有很多,可是我不想擁有,因為我不需要,或許是我不配。

我的冷漠,可以讓你們都遠離我,我喜歡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一切罷了,安靜的時候,哼一曲悲歌,飲一杯淡茶,足矣。因為我也不算什麼,不需要也受不起自作清高,故作高深的看透人世間,誰知道呢。沒有誰走進過那座孤獨的心靈城堡,我只是想最後走得奢侈些,華麗的離去,我欣賞這樣的孤傲,即使我要很孤獨。Hello again to you all My lovely weekend I lost a friend HOT, Spring Forgiveness They hired someone else for two reasons College friends i'm sure you have it's the "ings" Last doctor visit Sunset and Peace have a name for the baby He loves us all
[ 2013/06/20 11:47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