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w and gate 牛欄牌奶粉送俾媽咪愛嘅問候
cow and gate 牛欄牌奶粉送俾天下間所有嘅媽咪:由十月懷胎直至誕下小天使,雖然辛苦但係絕對值得!一齊將呢份愛傳開去啦!

「太太懷著大仔的時候,身體出現了一點毛病,經常感到暈眩,情況維持了四個多月,期間她還要上班工作,乘車時往往沒有人讓座,令我很擔心。這樣辛苦的日子,她絕無半句怨言,兒子出世後更是全心全意照顧他。現在我們的第二個小天使快要出世了,我很感謝她給我一個如此幸福的家! 」
–得獎者 Tony Lai



480.jpg

牛欄牌問題奶粉和牛欄牌回收的風波終於真相大白,還牛欄牌一個清白






[ 2013/08/29 18:19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奈何未有月滿西樓

一念繁華醉,一夢繁華碎。往事的風吹起萬般愜意的模樣,承載著回不去的痛楚,讓匆匆年華短暫的擦肩而過。輕捏著歲月的根弦,漫步在紅塵如夢的過往中,總以為那樣,思念會有延伸的國度,相思苦盡之後會月滿西樓。

不曾經歷時光的疼,如何閱歷滄桑的苦?不曾惹青絲,怎會亂流年。回憶是尋覓在紙張上永恆的情綹,是相思瘦盡的憔悴。風雨千年,覆雨挽夢,繁華笙歌,悲傷千尺,無數次輕舞在輪回裏,輕描淡寫,一腔相思的錯付。

記憶的百度裏,我忘記了還有什麼,是無法用文字穿梭的,凝一瀉雲煙,問盡凡塵夢,悲情化作漫天相思的雨,飄零在相思燃盡的季節裏,輪回更換;兩行清淚,滿目淒慘;悲傷隨波逐流,孤獨註定是宿命。

忘不了,時間的沉,淡不了,歲月殆盡的足跡。流水匆匆,風華殘缺。青春年華裏,一層層浮華的章,被歲月剝落的恍然疏離。落寞的芳華,是最初的年輕,光陰的句號,點戳了夢裏的落花。我縱觀天下之遠望而蒼穹無你,何謂;月滿西樓。

輕捏間,心弦怦動,微風輕揚,記憶根植至傷。無言夢難回,流逝自斷,歎不去風塵陌路裏的纖紅夙願,前世今生;亂緒東風卷春怨落散。時光褪去,且聽風過花間,婆娑世界,花月流轉。綻放一生的妙麗,只為輪回,記住了你。

一場盛世花顏註定殆盡繁華,一縷清香如花香遠只為你一世傾城。蘊含著你前世萬般的溫柔,題詞寫詩,輕蕩回憶,掀起殘章篇篇的暗潮波動。紅塵蹁躚,人去樓空。

眼淚在枯萎劃落的一瞬間,堆砌了淡淡的憂傷;悲傷如同風吹草動,彌漫著季節裏的幽香。淚顏湧洗的笑臉,不知何時,掛上了一種安逸的哀然。默默無聞間,忘卻了回憶苦澀的味道,深憶的輪回,何時月滿西樓。

徘徊的過往是回憶空艘的句章,指尖的溫暖是柔情寡言的不堪,煙雲如夢的緬懷是流雲佛袖的創傷。輪回中;這一世寡歡的憂思,繾倦成夢裏的淚痕,孤影自拔的驅使,悲傷何時是盡頭?那些瞬息飄散的悲歡離合,為何澎湃著錚錚煙夢月繁。

素箋淺描的長廊,是誰波動了相思的清歌,讓一世情緣慢舞起揚?夕陽落匆的幾許裏,樂聲幽幽,道靜觀花的紅塵裏,來來回回的是是非非,總是那般;無言的對白。勾勒了情思的消動,苦淚裏的清泉,莫非是忘情河岸,為你滴下的一腔思淚。

我們的輪回,終將是沒有預約曲終,是時光望不穿的縱橫交錯,是繚繞的無緣,你我花期的約定,是赤手蒼白的獨奏。幾經情思顫動的洗滌裏,再也找不回舊時月色,何為月滿西樓?
[ 2013/08/06 11:04 ]

| 未分类 | 留言(2) | 引用(0) |
午夜聽雨
0278.jpg
不時傳來的悶雷,讓人感覺心情壓抑。快下不下的雨,還沒有來,我趴在窗戶上探出頭望了一眼頭頂比幕布還黑的蒼穹,收好衣物,爬上了床。

不知道什麼時候,雨點打在窗臺上,嗒嗒嗒不間歇的聲響,把剛剛入睡的我拉了回來,翻身再睡,卻被窗外不絕於耳的雨聲擾的有些心煩,睡意也被驅散了大半。翻來覆去,總覺得這不大的房間裏填滿了煩悶,起床推開窗頁,一股新鮮的氣息撲面,人一下子就清醒了。看了一眼手機,才過零點。

躺在床上,索性聽起窗外那淅淅瀝瀝的雨來。

雨,下的不大,從地面傳來雨點打擊的聲音,綿連不斷,只覺得似乎一種相當歡暢的感覺。清明時節的雨,總是這樣不論時候,紛紛不停。又有幾多遊子如杜牧?油傘下,幾欲斷魂。我也可算其中一個。想及往年,家鄉的這個時候,年年都差不多:恰是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而如今,聽著他鄉的雨,便不由得就想起了闊別的故鄉。三四月天,春來的並不算長的時節。路邊,早已是稀稀疏疏的嫩草,而田地裏則是一片片的密密的肥草,這種草入泥,可是不錯的肥料。這些時候,麻麻密密的雨中,總會有我那健朗矍鑠的爺爺的身影,就在那田間修理田坎,撒好肥料,便於耕田。幾天前打電話給母親,說及家裏的情況時,母親表示,家裏人都好,爺爺奶奶身體沒毛病。聽到這些,心裏才寬松了幾分,只希望,這雨,潤物無聲時,可別讓我的爺爺染了風寒。

雨,下的越來越大了,雨聲逐漸的變得滂沱起來。這傾盆大雨,把我的窗臺外的防盜窗打的劈裏啪啦的響個不停。這下弄得人是更加無心入睡了。

雷聲千嶂落,雨色萬峰來。這雨勢似乎就給人這麼一種感覺,朦朦朧朧的黑暗中,讓人心裏隱隱有幾分沒緣由的不安。

一下子就想到了小時候,也怕雨,經常是電閃雷鳴,暴風驟雨的時候,就會躲在被子裏,大氣也不敢出,似乎,天會在頃刻間崩塌,身首異處。母親知道我這個毛病,只要風雨交加的晚上,便會起來給我關好門窗,不讓那風吹得窗戶乓乓作響,擾得我睡不著覺,再看一下我是否蓋好了被子。

現在回憶起來,幼時那些情節只是自己想起時會心一笑的片段了。我已長大,成熟。而母親花信年華不再。尤其是近來,身心有些欠佳。屢感心煩意亂,寢臥不安。只希望啊,家鄉的雨可來的慢一些,下的小一些,真要是隨風潛入夜,那是甚好。

不知道這雨下了多久了,一直就沒有停止的意思。扯緊了被子,蜷縮在被窩裏,眯著眼,欲睡難睡。恍恍惚惚間,聽得那雨勢漸漸微弱,便只有屋頂水漏下來的啪啪聲了。屋外終於變得安靜了,便慢慢的感覺倦意襲來。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而我聽雨,卻是心頭泛起了絲絲的思家之情,念及家裏,想起家人。千裏之外,可盼大家安好,心裏便也踏實了。也不知道是幾時了,懶得理會,沉沉的睡去。 幸福或許因為來之不易 春來江水綠如藍 痛愛 青花 朋友别哭 堅持 手傷之後 寫出我的倒影年華 金城之雨 花開半夏
[ 2013/08/02 18:30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幸福的味道
人是有惰性的,愈是懶散性情就愈顯得懶惰。象小陀螺一樣,你給他加一鞭,他就會開始旋轉,你抽的越快它就轉得越歡。人也一樣,沒有了動力和壓力,連平時勤快的秉性也會被消磨掉。

漫長的暑假開始啦,並沒有給我到來快樂和輕鬆的感覺,反而象躲在陰暗地洞裏的鼴鼠一般,四門不出,每天都是在自掘的洞裏悉悉索索的尋求可以充饑的食糧。仿佛太陽升起的時間提前了,不僅推遲了早起的時間,連吃飯的時間也慢了一個節湊。每天無所事事地打磨著時光的輪盤。沒事就倒頭便睡,有時雖然身體躺下了,其實也並沒著實睡眠,只是把眼睛鎖上,表面上是風平浪靜,可是靈魂卻四處遊蕩,像一個沒有著落的幽靈,總是難以尋到可以到達的地方。反而覺得相當的困倦和疲憊。頭腦昏沉沉的,沒有一點清醒和興奮的感覺。

下午五點多,婆婆就開始張羅著晚飯。老人家相當勤快,只是一條腿有點毛病,每天貼著膏藥。剛開始那膏藥的氣味相當刺鼻,有種中藥的酸澀苦辛的氣息,我總是避而遠之,婆婆也總是把腿包得嚴嚴的。時間久了嗅覺對這種氣味也就麻木啦,反而感覺出冰片氣息的清涼。。

我無聊地坐在屋簷下,無所事事的盯著擺在門前的那一叢叢的鮮花綠草,打著哈欠,一副沒有睡醒的模樣。

這時老公下班回來,我說:“家裏沒有菜了,只剩下幾枚土豆和一些辣椒,湊合著吧,今天我也懶得上街趕集。

老公看我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樣,問道:“兒子呢?又在玩遊戲嗎?”我用手給他指了一下屋裏:“,是,我也管不住他。”

他歎口氣說:“瞧你們娘倆,天天就這德行。”然後說:“走吧,我帶你們出去轉轉,給你們醒醒腦,順便再買回些菜。”接著又對婆婆交代幾句。在我的千呼萬喚中,兒子才懶洋洋的磨蹭出來。我們鑽進車內,轉瞬就上了公路。前天剛剛下過了一場雨,路邊的莊稼經過一場及時雨的澆灌,愈發顯得生機盎然,象被人提著葉子生長一樣,一天一個樣。敬老院門前的樹蔭下,一群群老人在笑聲中納涼。路邊陸續出現的小商小販都在忙忙碌碌的招攬著他們的生意,依舊沒有曲終散盡的蕭條景象。那些賣瓜果的商販比白天也沒有消減多少,看到我們走下車,殷勤的如見到上帝一般,一副笑容可掬的神態:“來來來,看看這些瓜,要什麼有什麼。”特別是香瓜,個個暗香疏影,色黃皮薄,有的裂開了口子,一股股的香氣直沖鼻孔,讓你忍不住湧出滿口津液。你買了這家的香瓜,那家也會趕忙向你推銷他們的桃子、菜瓜等等,臉上都如盛開的鮮花一般燦爛,讓你應接不暇。臨走還不忘歡送一句:“下次還來呀“。你的好心情也不由得調動起來,一朵花也在心中開放起來。

我們又來到菜市場轉悠。菜市場沒有了白天熙熙攘攘的熱鬧景象,稀稀落落的,顯得冷清和空落。只剩下幾家菜農,聊著天悠閒地打發著生活的安逸,擺弄著剩下沒來得及賣出的品種不多數量也不多的幾樣菜。一位老大爺老遠就向我打招呼:“妮兒,今天咋出來這麼晚?”我常在他的攤位上買菜,因此也算是熟人吧,每次見我總是親熱地“妮兒長妮兒”叫個不停,使人感覺格外親切。他手裏拿著一個饅頭大口大口的吃著,他身旁的案子上還放著大蔥,可他卻獨自咀嚼著饅頭。我說:“大爺,你就是這樣吃晚飯的嗎?”他朗朗的笑著說:“早上五點多就起來趕早集,中午吃飯也早,現在有點餓了,打個尖,把菜賣完再回家吃飯。妮兒,你看看這幾樣菜,剩的不多了,給你的還便宜。”他吧唧吧唧的爵著饅頭,饃屑和著話語從他嘴裏蹦出來,有點含糊不清。我看著他跟前還剩下七七八八的蔬菜,心中不禁觸動一下:“那要等到什麼時候你們才能賣完。”:“八九點吧。”大媽擺弄著蔬菜搭上話說。我心中有些東西在湧動。我指著剩下的苦瓜問道:“這個多少錢一斤?”大爺看看說,這賣到最後啦也不為掙錢,你要是全要了吧,一塊五一斤。”我想老公喜歡吃苦瓜,再說也便宜,於是就把剩下的一小堆都收下,接著我就象風卷落葉一樣般收拾了大包小包的。大爺的臉上堆起了菊花一樣的笑容,樂呵呵的說:“妮兒,你今天買的東西不虧,不過你也算幫大爺的忙,大爺不會虧待你。我應著,和他道著別,心情愉悅的和兒子領著大包小包的蔬菜回到車上。我是多麼懷念那些從前,卻也只能笑著說再見 憂傷青春,觸動心靈 記憶深處的那條小溪 幸福擁抱明天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跪著寫字乞討的人 如葉漾在霍童溪 立夏,閑語 成長的舞臺 放棄有時候才是華麗的開始
[ 2013/08/01 11:43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