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不過夕陽紅

青春的根莖在有朝氣的土壤裏掩埋,青春的顏卓靈枝葉在清純的雨露裏灌溉,青春的花朵在有活力的陽光下盛開。缺乏了陽光,減少了活力,就算擁有青春的年紀,那又怎樣?喪失了夢想,丟掉了渴望,就算擁有青春的翅膀,又如何飛翔?正值風華少年,卻常哀歎連天,正當風華正茂,卻常仰天長嘯,不知是什麼讓他們如此多愁善感,不知是什麼讓他們扼守悲憐,不知多少宅女宅男以手遮眼長須歎,身不強體不健,談何說未來屬於青春少年?

我們剛剛走過青春的迷蒙,但我們的思想依然剛正,沒有頹廢的方力申身影,沒有墮落的淒冷,有的是拼搏與奮鬥的夢想,有的是成功與勝利的期望,我們摒棄了那段青澀的時光,這才是我們真正追逐青春腳步的嚮往,對著那些沒承受社會一點風雨的侵受卻感時傷懷一無所有的人,我們怎麼能輕易放開青春的手,我們怎麼能捨得就這麼扼住青春的咽喉?我的青春還沒走,我的未來還有夢。

青春之所以幸福,是因為它有前途。席慕容曾說: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我不否認,但這本書如何去讀,確實應該由自己去掂估,我想說,一本上環保管箱(Mail box Sheung wan)書,讀懂了便是哲理;荒廢了,就是垃圾。青春最美的裝飾就是勇氣,最魅力的時期就是學習,最高尚的點綴就是謙虛。只有自己有了切身的體會,才能淋漓盡致的去展現它的美,只有自己鍥而不捨的追隨,才能活靈活現的去表演它的真。青春是一本自己掌控的書,閱讀時間的長度,完全自己感悟。

青春,再見,為何?青春,有限,為何?青春不是人生時期的一段,而是心靈的一種狀態體現,空有青春的身體,卻沒有青春的心理,這種人早已失去了蓬勃的朝氣,談何青春的魅力?即使人到暮年,只要在心中依然裝有不滅的青春底片,那麼保險箱無論光明還是暗淡,青春也一樣會在跋涉的足音下奏出一曲天籟般的似水流年,定格在積極奮發下最美麗的一瞬間。

浩浩然一身正氣,天行健,君子當自強不息,在這五彩斑斕的情感裏,我們堅信著矢志不渝,在這競爭激烈的社會裏,我們拼搏著勢均力敵,在這溫暖溫馨的家庭裏,我們享受著愛的真諦。我們身體力行的踐行這屬於我們的每一個角色,我們體會著回報我們的每一分餘熱。此外,我們袒胸露懷去積極的迎接每一個阻礙,我們會當淩絕頂去感觸每一份豪邁,我們奮筆疾書去規劃每一個未來,我們真情流露去維護每一條人脈。將煩惱拋逐九霄雲外,把痛苦掩埋石沉大海,用大氣體現英雄氣概,拿真心去換誠心以待,我們緊跟著青春活力的節拍,我們遊戲著青春刁難的比賽,我們追逐著青春夢寐的未來,不計較得失成敗,誰還能說我們已經青春不再?
[ 2014/07/23 11:33 ]

| Dr Max教材 | 留言(0) | 引用(0) |
希望人間,永遠是十月天
秋,是散漫而適合回憶的季節。

秋,也是頗令人感傷的季節。

我是個容易傷感的人,據說張愛玲也是這樣的人 cooling towel,因此,我們都深愛著秋天。

有詩人寫道:“那迷人的春夜已飛逝而去,誰也無法叫它再度降臨;蕭瑟的秋天已經來到,愁雨綿綿,無止無境。”

春與秋,以相對的矛盾存在著。
瑪姬美容

春天,萬物復蘇,百花齊爭艷,當春風又綠江南岸時,人的 冰毛巾煩愁,也恰似壹江春水向東流了;秋天,枝葉雕零,繁華落盡,放眼而去,盡是黯淡蒼涼,蕭索無人知。對於分別的人們,幹枯的楓葉,紅色的相思子,隨風飛落在人們顫抖、抽泣肩頭的柳絮,點染它們的,盡是離人眼中血。

它們就這樣,交替著,輪回著。

我不眷戀“煙花三月,蟲聲新透”的華麗春景。

我單單為秋心有獨鐘。

別人都說,喜歡秋天的人,壹定是個感情細膩、深兒童英語沈的,有點神經質的人。我不否認。

中國歷代很多文人對秋,都愛恨交加。

愛它,是因為它的充實,它的荒涼,它的希望,它賦予人壹種淡淡的,無名的惆悵,它承受著無人欣賞的寂寥。

恨它,因秋夜是透明而冰涼的,讓人心寒;因秋愁是勾人心弦、痛徹心扉的;因秋,是離別之際,是戰亂之時,是亡國之日,是命運浮浮沈沈的季高壓通渠節。

古人雲:“秋愁,秋悲,秋淒涼。”

因而,範仲淹在欣賞“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的美景時觸景生愁,吟道:“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因而,陸遊在秋夜悲然寫道:“遺民淚盡胡塵裏,南望王師又壹年。”

因而,黃巢在秋園詠著“颯颯西風滿院載,蕊寒香冷蝶難來”的淒景。

有人說,喜或悲最多只能入心,而傷感卻能徹骨。

秋,總是有那麽點兒灰,它是春冬兩季的中和調。

在天空中滿是旖旎的南方的秋,每當沈浸在念舊的秋風中,呼吸有點泛濕的空氣,看著過往路人融進落日的余輝中,那種寧靜和美好,是可遇不可求的幸福。

秋天,象神秘的懸腸草,看見它的人,就會有離別的悲劇發生。它,可以寄托人的離愁,可以暗示離別的黯然,也可以預見重逢的時刻。

春,的確是完美的意象,然而,世上所有的美好,都有有效期。缺憾本身,便是完美的依存體。

雕謝才是真實的,而盛開,只是壹種過去。我想我愛秋的原因,正是因為它的真實,枯萎了就枯萎了,沒有不甘心,生命的結束,只是靜靜地,等待下壹次的萌發,等待下壹場蛻變。其間滲透著壹種消失之美,壹種“完全放開手,隨它去”的消失,壹種“毫無沾染,毫無幻散”的消失。

“落霞與孤鷲齊飛,秋水共長天壹色。”

這是朋友最喜歡的詩。我覺得它的意境很絕美。那種安謐、平靜的不泛壹絲漣漪的生活,是我想要的。可以逃離所有的勾心鬥角,爭名奪利,還復我被被放逐的天真,被遺忘的真誠。有種縱橫交錯的無奈,怕會有“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的落寞與悲哀。

楚天千裏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

香花香草依舊,岸芝汀蘭猶香。

紅豆點點幾何,心隨和風萬裏……

希望人間,永遠是十月天。
[ 2014/07/22 16:43 ]

| 方力申 | 引用(0) |
我零碎的思緒
初上綿山,坐車走了很久的盤山道,壹直覺得遊山應從山腳開始慢慢遊玩的,可現在竟是壹直往高處走。

自古以來,就有“智者樂水,仁者樂山。”之說,身在高處的綿山又是壹副怎樣的仁者之態呢?剛走進綿山,就看見了滿山雲霧中蔥蔥郁郁的綿山,縷縷泉水悠然地從山頂垂下。古老的寺廟,淩然於群峰中若隱若現,山下陡峭的扶梯竟像是從雲端蔓延出來的壹般。雖說高處不勝寒nu skin 如新,可綿山偏在海拔1300米的半空中,塗出壹抹抹的青山綠水,濃郁蔥綠。

介公嶺上險峻的叢山中生長著許多千年的松柏,其中著名的兩棵為“子母柏”,它們高昂地屹立山頂,如同壹對相依的母子,默默傾訴著綿山久遠渾厚的歷史。春秋戰國時,介子推跟隨晉國公子重耳在外流浪19年,歷盡磨難,甚至割股肉熬湯為重耳充饑。但當晉文公復國為君時,才想起早已歸隱於綿山的介子推。晉文公悔悟、親往綿山,試圖焚火燒山逼出介子推。

高聳入雲的山峰,盡享著陽光雨露的沐浴,筆直地挺立著,寧靜中蘊含著無限的深遠。介子推對著這樣的壹座山,孤獨卻博大,耿直而深沈,如同對著自己那高潔坦蕩的士者之心,寧死不屈,矢誌不渝,毅然選擇了堅守綿山。

介公的“忠貞清烈”侵染著綿山的每壹寸土地,養育著綿山的子子孫孫。綿山腳下的縣改成了“介休縣”,綿山腳下吃寒食祭奠介子推的習俗,借著淳樸的鄉間習俗越傳越遠。人們世代相傳著介子推的故事,心中鐫刻著無限美好的綿山情。

漫步巍巍高山中,總會體驗到先哲們那厚重的歷史沈思,沈甸甸的人生面對著群山,只有感慨,只有敬畏。壹座山的形狀往往因自然條件形成,壹座山的氣節卻會受到山中人潛移默化的影響。

綿山歷經千年歷史,滿山的滄桑,滿山的廢墟。改革開放初期,介休市義安鎮壹位農戶的兒子,正值事業興盛期的農民企業家,閻吉英,毅然決定投巨資,修復綿山nu skin 如新

綿山上壹處有名的景點當屬抱腹巖,在陡峭的山峰中自成壹家,險峻中壹片豁然開朗,身處其中總有醍醐灌頂之感。綿山旅遊的開發亦是困難重重,私營旅遊的創先河之舉,煤炭企業轉型旅遊的種種艱難……

不過綿山的兒子毫無抉擇,綿山的兒子心中早已裝滿了答案,僅看看那千年的松柏,僅走走那險峻中壹片開闊的抱腹巖,綿山已經迎著風微微含笑。

綿山修復工程如期進行,依山取景,因勢建築,歷經五載,綿山漸漸地透漏出她原有的秀麗端莊。綿山旅遊的興盛發展遠遠超過了預期的設想。社會上各樣的評論也如同風過峽谷,徒留了呻吟之音……

幾千年的抉擇壹樣的矢誌不渝,幾千年的綿山壹樣的高潔傲岸。綿山倚著懸崖淌出緩緩的青山綠水,陡峭的山道上花草叢生,似是橫鋪在半空中的壹幅山水畫nu skin 如新,享受著陽光的沐浴,俯瞰著山下流動的城市,滿山的傲然,滿山的高貴!
[ 2014/07/09 12:18 ]

| 方力申 | 留言(2) | 引用(0) |
忽然明白過來——已是秋了
不知覺中,漫步於溪畔幽徑上,迎面吹來的已不再是灼熱的夏風,絲絲的秋意帶著微涼正悄悄地滲透進周圍的空氣,擴散著霜露帶給人們Dr Max的肌膚清涼安然的深切觸覺,深吸壹口氣,明朗到已經能分辨其中泥土灼烈與青草芳甜的空氣立刻從鼻尖滑入心肺,沁入心脾,茫然中,忽然明白過來——已是秋了。

秋風夾雜著秋雨吹襲這清溪,使原本恬靜的它在此時又多了壹些嫵媚與哀愁,如壹位輕鎖眉頭,以水靈透澈的明眸眺望天邊那壹抹艷麗的晚方力申霞的少女般向我緩緩走來,帶給人清新的心動。

不覺放慢了腳步,伸出雙手,壹抹翠綠向我飄來,指尖如觸電般立即縮回,呵,原來是柳。再次伸出手,輕撫那在湖畔秋風的挑逗下依然不失其阿娜優雅與冷艷氣質的依依柳葉,任憑它乘著風離我近,又離我遠,卻不曾想過將它壹把拽住甚至摘下,只是想在壹邊靜靜地看它流暢的動人線條與嬌人欲滴的翠綠完美結合時所流露出的超Dr Max教材凡脫俗的氣息與心誌。

正恍惚間,忽覺眼前的景物被壹道從天而降的透明細線分裂成了兩半,如放大鏡般將身邊的柳又向我推近了壹步。秋雨不期而至,在這惆悵的季節。低頭,看柳枝用它嬌嫩的指尖在風的節奏中於水面上劃出壹個個細嫩的線圈,化作壹圈圈泛著銀光的漣漪蕩漾開去,與因秋雨的眷顧而漾起細波的水面碰撞在壹起,又化分開去,在微漾的Dr Max 兒童英語水面上畫出壹個個圈形的水紋,將水底的壹切都掠過後放大至我的眼前。

秋雨的浙瀝令水位升高,溪水湧向壹邊的落差,在青黑光滑的石板上濺起壹顆顆迸裂著的水珠,跳躍著,擴散著,從水流中躍起又跌回水流,繼續向前奔去。兩旁的蘆葦吐露其柳絮般輕柔松軟的穗頭,靜靜律動著,與青翠的野草壹起伴著秋雨下的溪流掠進我的心頭,深深地埋進心底。

壹只烏黑的鳥兒忽然從蘆葦叢中蹦了出來,還沒等我將它看清,又靈巧地用它瘦弱且優美的爪子蹬著石板壹蹦壹跳地過了“河”,隱入那壹邊的蘆葦叢中去了,不禁微微壹笑,心中竟揣摩起它的故事來了。

仍是貪心!憑於扶欄,用明眸眺望整個雨蒙蒙的清溪,忽覺得它不僅僅是壹條溪,更是壹種心境,在風雨中,它仍是以輕漾的微波靜靜回應著,那麽波瀾不驚,那麽淒婉迷茫,那麽哀怨惆悵。

它不會說,只是輕悄悄地將所有的故事都放在心裏,如壹位看破紅塵的少女用她冷若冰霜,高雅淡然的心對於世間壹切紛亂皆以微笑面對般空靈釋然,用它清爽透徹的甘泉沖刷走壹切欲望與雜念,不留下片甲令心靈動搖焦躁的名譽與虛榮。

如此,它在最美的季節用其最美的姿態告訴我怎樣方為淡泊。

直到現在,我仍在為那雨霧中蹦跳的小鳥編寫它的故事,不需要離奇,不需要輝煌,只需要平靜地過完這壹生,便是最大的幸福……
[ 2014/07/04 17:07 ]

| 方力申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