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回憶與傷心的表情
“‘花仙’把那份關於華爾街個案計畫的初步圖樣完成了沒有?”我們中的一個會這樣問另一個,臉上帶著一絲訕笑。 
  “當然,結果挺不錯——她的工作果真‘開花’了。”也許是這樣的中二數學回答,而後面帶一種在與別人分享快樂之後以恩人自居的笑容。我們認為我們的嘲諷在當時是很單純而無害的。據我所知,沒有人去問過那位年輕的女士為什麼她每天都要頭上戴著花兒來上班。事實上,假如在她出現時頭上沒有了花。我們反而可能會去問她的。 
  有一天,她真地這樣做了。當她把一份設計方案送到我的辦公室裏來的時候,我問了她。“我注意到今天你的發際間沒有了花,”我無意地說,“我已經習慣了每天都看到你戴著它了,以至於現在好像有一種茫然著失的感覺。” 
  “嗯,是的。”用一種低沉的語調,她溫和地回答,這同她往日倩麗活潑的性情完全不相符。在一段沉默之後,好奇心促使我又問:“你好嗎?”雖然我是期待著一個“是的,immigration to Europe我很好”這樣的答復,但在直覺上,我知道我已經在開始談論一件比僅僅是失去了花兒要重要得多的事情。 
  “嗯。”她柔聲說,臉上充滿了一種回憶與傷心的表情。“今天是我母親去世的周年紀念日,我很懷念她,我猜我一定是有些情緒低落” 
  “我理解你。”我說,感覺到有些同情她,但同時又不想滲入更多的感情成份。“我想,你一定很不願談論這件事,”我繼續說。我的工作責任感希望她能夠就此而止,但心裏明白我們的談話才剛剛開始。 
  “不,一切還好,確實。我知道我今天格外敏感。這是令人傷心的一天,我想Mortgage。你瞧……”她開始向我講述她的在事。 
[ 2014/09/24 11:31 ]

| 人皆有之 | 留言(3) | 引用(0) |
懂得,歲月靜好
流年,淺酌一盞清歡,默然寂靜,不言悲喜。輕倚窗臺,遙望,天青色在等煙雨。江南漸漸入秋,季節的轉變,早晨,有一絲清涼,穿透在骨子裏,如此靜安。秋色的雨,我想是溫溫剛好,正如一個人,走過春的絢爛,走過夏的蔥籠,而後風風雨雨曆練,伴隨腳步,收穫了一縷秋的厚重周向榮醫生

這時候的秋,是沉靜的,也是沉穩的,不再對塵世的煙火迷茫,獨有一種洗盡鉛華的歸真自然,恰如一位耕耘墨田的女子,低眉溫婉,簡約而素,一夕花語,點綴一山一水下,以光陰為筆,隱含歲月風霜,只管婉約幽情淺藏。

然,又誰知周向榮醫生,這些女子,多半懷著一顆質樸的心,在自己的世界裏,默默揮灑芬芳。那些歲月的沉浮,早被她們修剪成一片片的柔美,不是不寂寞,不是不孤獨,只是這塵世,很多時候你要學會心事和自己分享,而後自我沉澱,那麼一些山河悲壯,自會慢慢修復,淺淺表露的言行舉止,才能於蘊涵下,呈現出由內而外的自然氣質。

日子,素素暈開,不失為一種靜養。或許外人很難真正瞭解,唯自己,在感性與理性之間,保持著清冷至極,任骨子裏滋生安頓。生活,一半戴著面具維持喧囂,一半獨守寡歡,倒也安穩周向榮醫生


[ 2014/09/23 11:43 ]

| Dr Max教材 | 留言(140) | 引用(0) |
活在別人的城市裏的過客
夜,是寂靜的。漆黑的夜空下,昏黃的燈光,匆匆行走的人群,多半與我無關。高大的的建築物,長長的燈光倒影,我與別人註冊香港公司走的是相反的方向。

深圳,是個經濟發達的城市。這裏匯集了來自五湖四海的人,為了各自的理想而奮鬥,為了各自的生計而奔波。深圳,是個快節奏的城市,所有的人,都行色匆匆,連大樓裏面的機器,都不知疲倦似的,沒日沒夜轟隆隆作響。

兩個星期了。每天從黑夜到天明的S/N值報數,練就了我壹副說話沒感情的腔調。“014-020901328”、“014-020901329”“014-020901330”……“最後壹個”“下壹個水貨”等,就是每晚我要不停講的話。重復而又不疊加的數字,讓我自己都不知道前壹秒自己報了個什麽數字。像是沒感情的機器,但又不是。因為我必 ght: normal;" href="http://eco-bag.net/">不織布袋須具備五到。心到,眼到,口到,耳到,手到。用心記住我看到的數值並預測下壹個數值,用口大聲報出來我看到的真實數字並讓別人聽到,用耳朵聽清老大的要求,用手去完成成品組裝的同時用心堤防著有沒有被考試。時刻不敢懈怠。

每天,當夜幕降臨,華燈初上之時,我就開始行動了。穿上拖鞋不像拖鞋,涼鞋不像涼鞋的鞋子,跨上個松松垮垮的休閑包,裏面裝上把會漏雨的傘、不保溫的水杯、鑰匙、手機、廠牌,沒個形象的就大步走出黑黑的出租屋。有次在路上,就這個樣子,慢吞吞地迎著下班高峰的大軍走著,壹95年的男生站在銀行的門口,大DR-Max老遠地看見了我,拼命招手,扯破嗓子大喊:“嘿,小阿姨,妳的包好大呀。裏面都裝了什麽?”我朝他那方向看了壹眼,應了壹聲,“裝錢”,然後速速離開。我既覺得尷尬又覺得搞笑。幼稚的小孩~

無論這邊的人是友好還是不友好,始終讓我感受不到那壹份溫暖和信任。我們可以壹起玩,但無法交心。

什麽是別人的城市?人都是有歸屬感的。艾青說,為什麽我的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沈。不是妳生長的土地,讓妳沒有歸屬感而妳又不得不在那裏生活的地方就是別人的城市。

什麽是家鄉?對我而言,就是能給人穩穩踏實感和滿滿安全感的地方。哪怕在這邊土地上曾發生過多麽不愉快的事情,當很久以後,妳從外地回來,看著眼前這熟悉而又陌生的壹切時,妳的內心會很平靜卻又感動得熱淚盈眶,所有不開心的過往都能被輕而易舉地原諒。妳想做的只是好好地看著眼前的壹切。在外面所遭遇的壹切疲倦和委屈,在這裏會得到安撫;在外面所擁有的壹切鬥誌和激情,在這裏會得到停歇。而別人的城市永遠給不了妳這種感覺。

活在別人的城市裏,妳得時刻提著壹顆心,對周圍所有的人和事防備著,說到底就是帶著面具活著。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刻意去區分別人的城市和家鄉這兩個詞匯。因為誰又能很清楚明白地告知世人,活在家鄉,妳就是百分百坦誠?而活在別人的城市裏的某些過客,難道就沒有人是真實的嗎?有的。
[ 2014/09/04 15:49 ]

| Dr Max教材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