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安寧祥和去沖淡一天的挫折
夜已經很深了,一個人坐在陽臺上。外面下著小雨,一陣陣秋風夾雜著淫雨撲面而來的時候,才明顯感覺到中秋的涼意了。白天喧囂的大街已經恢複了平靜,偶爾還可以看到嬰兒濕疹幾輛車匆匆馳過,路上行人很少而且走的也很急。可能是家人盼望他們快快歸家!也許因為是下雨的原因吧!在這些路人的臉上可能早已掛滿了一天忙碌疲憊,因為有家他們才這樣的匆忙。

這時候家對他們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只是提供歇息地方了,她更是一個人的港灣,是溫馨、安寧,是祥和!他們急急回家就是想用這溫馨除去一天的疲勞,!

有些人因為生計背井離鄉來到這座城市,有些人因為嬰兒濕疹事業舍家帶眷來到這座城市,也有的人因為大家而舍棄小家來到這座城市。正是因為有了他們這座城市才顯得那麼繁榮,也正是因為有了這座繁榮的城市才顯得他們那麼精彩!但是到了夜晚的時候,這些遊子們他們誰沒有對家默默的眷顧與眷戀?

誰都知道船行萬裏,港灣是終點。船的靠岸不僅僅是卸貨下客,更重要的是維護與提供補給,這樣才能航行的更遠。當遇到狂風驟雨的時候,船都回到了港灣,因為嬰兒濕疹港灣是安寧祥和的避風處!

家何嘗不是一個人的港灣呢?誠然誰都想擁有一個家,但是有的人因為種種原因卻很難得到!

這時候雨有點大了,風也大了,覺得更涼了。街對面樓還有幾家燈亮著,也許是他們剛剛到家吧!

[ 2015/07/28 17:14 ]

| 未分类 | 留言(3) | 引用(0) |
記憶的最深處
花兒需要園丁的栽培,我們需要老師的教育和培養來獲得知識。一項技能要在於老師的培養和自己的努力,音樂是人類的靈魂,自從有了音樂的創造,人的靈魂就有了一雪纖瘦個依靠。在心靈的深處,隱藏著很多鮮為人知的秘密,唯有音樂,才能激起那潭深水的漣漪。音樂是一條鑰匙,這條鑰匙能打開通向夢境、通向因果的時光隧道。音樂是天空,而音符是精靈。我想音樂應該是人與人用心靈交流的一種方式。

我從小對唱歌的人就很挑剔,或許帶著點自以為是吧,總覺得別人唱歌沒那麼完美的,總喜歡給別人挑點毛病。我喜歡唱歌,對自己不能用嗓音演繹的歌曲或音樂會選擇細細欣賞。小時候總有個習慣,一聽到自己喜歡的音樂我就會叫別人一起聽,“你聽這首歌是多麼好聽啊!”得不到相同的觀點雪纖瘦我會很失望,還會不厭其煩的跟別人說“多好聽啊,怎麼你會覺得不好呢?”相當的不理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麼想讓別人和我一樣去欣賞那些音樂,也許是渴望與別人得到溝通的迫切心理在做怪吧。

從小到大參加過無數次的比賽和表演,其實我的個性不是愛張揚的那種,喜歡一個人默默看事,想事。但我總希望通過一些方式讓別人瞭解我對音樂的理解,讓別人從這個方面雪纖瘦能夠認可我。別的事情,還真沒這麼在乎過,我是隨性的。有幸一路走來,有不少理解和欣賞我歌聲的人。小時候也有很多的朋友被我的歌聲打動過,他們的讚美之詞我至今留在,絕不是沽名釣譽,那是緣於對自己認可的一種欣慰之情,是找到知音的一種相互理解之情。

一般能打動心情的音樂就算是好音樂了,但極品的音樂能打動人的靈魂。前者像以喧嘩取勝、輔之以速食愛情歌詞的流行音樂,聽了一段時間,心情有所轉變,後者像古典一點的音樂,每次聆聽都會觸動心底藏得最緊的那根弦,一種觸及夢幻的感覺。

音樂的生命力,是以樂曲本身決定的,而非以歌詞取勝。流行音樂歌詞的媚俗,或許正是其速朽的根源。
[ 2015/07/14 17:04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在孤獨裏度時間

Virtual Desktop
我很喜歡這句話,多看了幾眼就記下來了,這話是出自消失賓妮的《孤獨書》。本來就不開朗的我看了更加的自閉。是的我越來越不喜歡和別人說話了,說太多了反而覺得自己特別的多餘,一直在刷存在感,我想以前我也是這麼做的,努力地讓人們知道自己的存在。

去參加那麼多的事情並不是因為喜歡,而只是不想讓自己沉默,被人遺忘。我對於權利,利益一直都不關心,我關心的只是在我存在過的空間裏會不會有人記得我。在崇左的大街上其實沒有人會認識我,在超市裏的時候不會有,再買東西的時候不會記得我。

其實我走過崇左的大街,但是很奇怪每一次我都不記得路,我不記得這裏有什麼街,我也不記得有哪個區,哪個鎮。我唯一只記得在拿到通知書的那一天我狠狠的記得麗川路1號在江州區,裏面有個學校叫廣西民族師範學院。

其實崇左也不會記得我,就好像我不想認識他,他也不想認識我一樣,我們彼此存在著驕傲,背道而馳。在學校裏,其實我也走過很多的地方,我曾經失落的光著腳走在美國自由行校道上,我曾經在學校裏淋過大雨,我曾經在球場上狠狠的摔過,是的我為什麼不會打球還上去?

我曾經在各個教室裏奔波勞命為了學業,但是學校不會記得我在這個學校的悲傷。他不屑,只是狠狠地拍碎,丟在地板上,讓它隨風而去。所以要在這裏面學會用廉價來看待自己的悲傷。其實我確確實實的呼吸著這裏渾濁的空氣,這殘存的生命得以延續下來,我確確實實在在這個諾大的空間裏存在著。
[ 2015/07/10 17:37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春天的腳步
在陋室小屋裏,我們尚可感覺得到春天的獨特的氣息,在彈奏著墨花泛香的電腦鍵盤時,我們尚可體會得到春天的叮咚的節奏,在不能靜止的思維裏,我們更是可以品味詩琳得到春天永恆的品格。人們歌詠著春天,期盼著春天的溫暖和陽光,人們的筆觸、人們的歌喉、人們的眼眸猶如眾星捧月一般地擁抱著它。
  
  人生也有春夏秋冬呢,然,我對時下一些人的對中老年的恐懼竟不以為然。
  
  帶領著一幫工人在荒廢了多年的養豬場修繕豬圈、清理小山一般的垃圾堆;帶著八零後的孩子出人一個個隱居山林裏、落戶村莊裏的養豬場,憑著經年的閱歷,在似乎驢唇不對馬嘴的經驗中找尋著幫助,硬是在無人相助的情況下,跟著豬販子單槍匹馬選好了豬苗兒,押著裝了整整一卡車的豬仔兒凱旋而歸,惹得農村人一頓圍觀,不停地嘖嘖稱奇;拿著大鐵鍬隻身闖進豬圈,與那些傳說中的“豬”鬥智鬥勇,汗流如雨地推詩琳著單輪車除糞、清圈;一身黑衣裝扮,腰系一條寬皮帶,腳蹬一雙大雨靴,牽著虎背熊腰的黑色或黃色大藏獒神氣活現地在諾大的農場裏閒庭信步;與前來買豬的老農或豬販子討價還價,一副豬老闆的模樣;蹲在雜草叢生的泥土地上學者給山羊擠奶;寒風裏,夜黑風高,一只手電筒開路,循著眾狗的狂吠聲跑步到後院,看看是否有人跳牆偷豬!
  
  以上是我的曾經,或許你信?
  
  這就是我辦農場的片段點滴。這就是我五十歲那年的過往。雖然創辦那個農場多半的原因是為了孩子的工作和人生曆練,然,至少還有一些是我本人也不想碌碌無為甘當一輩子教書匠的緣故呢。
  
  很喜歡這句話:“五十歲人生才開始。”
  
  事實的確如此。我,歷經了那場轟轟詩琳烈烈開始、慘慘澹淡收場的創業,從此相信“一切皆有可能”!從此收穫“踏花歸來馬蹄香”!
  
  今日立春,萬物復蘇,梵音淺唱,雲水禪心。綠柳庭院,暖風簾幕的時節不遠了。
继续阅读
[ 2015/07/08 12:10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