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目中完美婚礼的计画
“妳老了。妳早就老了,妳的完美婚礼计画也早就老了...”

意识到这种兴奋,妳用双手压住自己的胸口,试着压抑那颗像孩子般雀跃得突突乱跳的心脏──不是害怕这种邪恶的愿望所带来的负疚感,而是害怕老太婆若是康复,兴奋过后那排山倒海而来的失望将有多么巨大──那就像吹气球一样,气球胀得越大,被戳破时的声音也越令人心惊。妳知道的,妳经历过那种失望。Stock Take Management System


于是妳努力平抚情绪,努力像平时一般开始新的一天:刷牙盥洗、走进厨房,经过客厅时拿遥控器打开电视。妳简单地盛了一碗早餐玉米片,淋上鲜奶,坐在厨房吧台前可以看到电视的位置,一边吃玉米片,一边尽力全神贯注于正在播出的晨间新闻谈话节目。

这对妳来说很困难,就算是在平常,妳也不怎么对时事感兴趣。但这是男人喜爱且每天必看的节目,而此刻的妳基于某种原因,觉得自己应该严格地保持平日的生活模式。

当主持人说「我们明天再会」时,男人从医院来电了,宣布妳的美梦成真。妳长吁一口气,双手合十、闭上双眼,诚心感谢天理昭彰,长久坚持终于获胜。男人说,我到医院的时候我妈已经走了,家族里商量下礼拜就要出殡,很突然,我非得向公司多请几天假。

或许是因为越洋电话使男人的声音断断续续,或许是因为兴奋之情让妳的脑门嗡嗡作响,妳听不出来男人是否悲伤。男人又说,妳不必来,我妈不会想看到妳。对不起,我知道妳委屈,但是我妈她也真可怜……

胜利的妳满怀喜悦与骄傲,并不觉得委屈。是啊,老太婆真可怜,谁叫她玩多了「狼来了」的游戏,结果死的时候唯一的儿子竟不在身边。妳想着,挂上电话,兴奋得双颊发烫。

妳拿起吃玉米片用过的碗,在水龙头下稍微冲了冲,放进洗碗机,一边哼唱起披头四的〈一夜狂欢〉。或许是疏于练习的缘故,这首妳少女时代很喜爱的曲子,被哼唱得有点走调。妳不觉叹气,想到这些年来,生活竟是如此地亏待妳,连一件让妳开开心心唱个小曲的事儿都没有。Codesoft


妳深觉自己不能再被亏待,立刻回到卧室,从床头柜里抽出那本妳珍藏的资料夹。粉红色的资料夹里,塞满了妳从杂志上剪下来的,新娘礼服发型化妆婚礼布置喜宴菜色等图片,还有一本备忘录,记录了婚前护肤宾客名单预算管理等事项。

妳小心地把这本珍贵的资料夹抱在胸前,走出卧室。妳要把除了婚前护肤以外中断多年的,妳心目中完美婚礼的计画,重新实行起来。

带着微笑,妳坐在起居室的沙发床上,打开妳多年前精心制作的婚礼计画;却看见那些图片纸页都已陈旧泛黄,带有点点霉斑,不觉十分扫兴。

接着妳看见宴客菜色的图片中充斥着龙虾黄鱼干贝鲍鱼发菜等腥羶食材,竟然还有那已经被明定违法的鱼翅汤,不禁一阵反胃。

然后妳注意到新娘礼服图片中的模特儿们都穿着夸张的蓬蓬袖和蓬蓬裙婚纱,个个眉毛上挑、张开双臂,看起来像是受了惊吓,随时准备展开翅膀飞走。妳打个寒噤,觉得自己惊吓的程度不下于她们。

妳又发现那长长的宾客名单十分荒谬,其中大部分人不过是泛泛之交,许多人更是早已失去联络。有些名字甚至看起来完全陌生,妳根本想不起来他们是谁。

妳把纸页翻得啪啪作响,纳闷自己的完美婚礼计画为何如此陈旧荒唐。怎么会这样?妳想着,花了这么多心思打造的婚礼计画,应该是很完美、很梦幻的。这本不合时宜的计画书,跟记忆中的那一本,完全不一样。妳的脸颊上凉飕飕地,刚才那一阵兴奋已然褪去。

妳如在梦中,恍惚间抬起头,正对着起居室里的那面穿衣镜。妳看见镜中有一个女人。一个苍白、削瘦、疲倦的女人。reenex 好唔好这是谁呀?妳想着,却忽然发现那女人就是妳自己。妳和苍白、削瘦、疲倦的自己对望,如梦初醒。是这样的啊,老太婆死了,妳老了。妳早就老了,妳的完美婚礼计画也早就老了。老太婆的死,不是妳的胜利,只不过是时间流逝造成的必然结果。

于是妳颓然倒在沙发床上。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翻搅着,搅得妳的胸膛发胀得难受。终于,那点东西沸腾了起来,溢出妳的胸腔,从妳的眼眶里汩汩地流出来。

一周后,妳到机场接回了妳的男人。男人手里拿着一只束以白色缎带的蓝色小盒,迎向妳,打开那只小盒。

妳低头看见盒里那枚光芒扎眼的巨大钻戒,抬头看见男人灰白的头发。妳从来没有注意到他竟有那么多的白发。妳发现,他也老了。

于是,妳满足而凄凉地笑着,把戒指放回盒里,递还给男人。
[ 2013/07/08 13:24 ]

| 未分类 | 留言(0) | 引用(0) |
<<藍天的白雲好白 | 主页 | 那一抹鄉愁>>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newstv.blog124.fc2blog.us/tb.php/106-79e51b69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