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山,那泉,我又回來了
  終於踏上去往山西的路途,久別的大山,久違的泉水是否還記得我這個行如過客的遊人、浪子,我好想如同久別的親人那樣擁入妳的懷中。去親近妳身上那種無盡的蒼老的氣息,去接受妳那有勁的雙手的接納,我終於回到了山西。
  與近似陌生的叔叔、阿姨在車上,即使很外向的我,也找不出有什麽可長些的話題聊天。車的晃動又如兒時的繈褓,在閉上眼睛的瞬間就可以讓我進入夢鄉,那樣的熟悉、別樣的溫暖夢想的過程
  小憩壹會兒後,車上的收音機在車後的擴聲器傳來了那沙啞的聲音,睡意全無。揉了揉眼,不禁興奮起來。這大山,這細泉,就像剛下了火車的親人在妳面前,恨不得跑上前去,狠狠地抱住他,不再讓他離開。那壹走,竟有六年,回來後,已經不是過去的模樣。那壹走,竟有六年,回來後,已經不再是那樣的性格。那壹走,竟有六年,回來後,已經是大學過半。從車窗中,看那山,黯淡了許多,冷淡了很多,索性打開車窗,清新的空氣“嗖”的沖了進來。而遠處的群山也似和我近了壹些,雖然暫時失去了頂上的那茂密的頭發,但竟有壹種蒼老的感覺,頂上那密布的枝丫像稀疏的頭發,他老了?也許吧,畢竟六年過去了。變化還是會很大的。
  多想,此刻路邊停了車,先觀望那遠方哪座山,更高。然後徒步去登上他,就像壹個孩子正在向他的爺爺征求要抱壹抱。登上山,對這湛藍的天,吶喊,用內心的吶喊,告知天上的神仙。“山西,我又回來啦!”而只會是想象。我們還要趕路膽小鬼
  有人說,我的背像壹座山,我相信他沒有來過這裏,如果看到這些如親人般的群山,我相信,我的背連九牛壹毛都算不上。因為妳看的那山,就真的像壹只巨大的手,想要掙脫土地的束縛,掙脫命運的安排,去施展他自己的個性,雖然他已經老了,但是他活力尤在绿的感怀
  我進入了他的懷抱。那樣的親近,又猶如爺爺的懷抱,那樣讓人感覺到踏實。好想念他,不過,我也相信,他老人家會在那邊過得好好的。那像那群山,雖然蒼老,但精神十足回到了原點
  山西,那山,那泉,我又回來了日夜如水




[ 2014/02/26 11:40 ]

| 生活飲食 | 留言(0) | 引用(0) |
<< 忘過的傷,拾起一次又一次 | 主页 | 繁華如夢,夢醒無跡>>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newstv.blog124.fc2blog.us/tb.php/140-2e818698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