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不曾遠去

這個淺春,有點微寒,三月的北方依舊溫潤在一片寂靜潔白的世界裏。獨自靜默在清寂的小院,任絲絲微風輕輕吹過臉頰,多少不可觸及的人和事,已漸行漸遠;多少不離不棄的親情,已成追憶和懷念。記憶是流動的風景,總是在失去後才渲染出溫暖的曾經。那些美好的片段,那些溫馨的話語,那些無私的關愛,會在親人離去的一瞬間浮現在腦海。一夢花開,一夢花落。

當我聽到姨媽去世的消息,大哥開車已在趕往姨媽家治喪的路上。放下電話的一刻,濕潤的淚水早已傾巢而出,晶瑩玉潤,瓣瓣淚珠都雕琢有姨媽曾給我溫馨的愛。遙望夕陽沉默西山的餘暉,心情再也無法平靜,溫良賢德的姨媽,終於走完了她平凡而又讓人敬仰的一生。

印象中的姨媽總是面帶微笑,慈眉善眼,溫言少語,幹著永遠也幹不完的活。姨媽的賢慧梓裏皆知,小時候我經常去姨媽家玩,一住就是十天半月,記憶中姨媽家有一大家子人,除了姨媽的兩個孩子,還有姨媽的小叔子一家也一直和姨媽他們生活在一起。

長大後才知,原來姨夫同父異母的弟弟,在一歲多時母親就去世了,姨媽那時已和姨夫結婚一年多了,自己的孩子夭折,就把她的奶水喂給小叔子吃,一直把小叔拉扯長大成人。自己受苦受累在小鎮上買飯供小叔上學,小叔最終沒有辜負姨媽的養育之恩,考上大學做了醫生。所以,即便小叔成家立業後也一直和姨媽生活在一起,一家人和和睦睦,不離不棄。

這樣的生活一直維持到姨夫去世後,表哥把姨媽接到城裏,才和小叔分開各自生活。常言道:老嫂比一母。更何況姨媽的無私奉獻精神感染著身邊的每一個人,所以小叔一直把姨媽以長輩的身份孝敬著,直到她百年。

母親比姨媽小十幾歲,在我很小的時候母親因病丟下年幼的我們撒手西去。不善言辭的姨媽因母親的離去而蒼老了許多,她看在眼裏疼在心裏,用默默的行動和付出幫扶著我們兄妹長大成人。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裏,姨媽寧願自己吃野菜,啃窩窩頭,省下米麵供我們吃。冬冷了早早給我們縫好棉衣,夏熱了用滿是老繭的雙手給我們做好千層底的布鞋,默默無聞的為我們做著她力所能及的一切。

記得哥哥小時候經常咳嗽不止,那時候也沒有什麼特效止咳藥,唯一的辦法就是喝甘草與杏仁熬的湯水。姨媽急在心裏,不知從哪得來一偏方,在柿子成熟的季節裏,用身上僅有的錢買上一大盆柿子,去皮搗爛之後撒上白砂糖放在一個大壇子裏密封,埋入地下一個月後再取出來便成了柿子醬,每年製作好讓姨夫給哥送來,哥哥每天會吃上幾勺,三年後,哥哥的咳嗽奇跡般的就好了。姨媽那不動聲色的愛,在多年以後,依然溫暖在我們兄妹的心裏。

小時候的記憶一直停留在心海,幾年之後,我們長大,立業,忙著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偶爾會想起姨媽,也因為種種藉口很少去看望她。直到那一年我畢業在市醫院實習,那時的姨媽已被表哥接到城裏,學習婦科的那半年時間裏,我一直和姨媽生活在一起,她無微不至的照顧著我,已快七旬的人了還保留著她勤勞節儉的作風,從不亂花一分錢,也從不浪費一粒糧食,每天早睡早起,做飯,洗衣,偶爾也會出去走走,總是把家裏收拾的井井有條。知道我在醫院忙,每天按時做好飯等我回來,吃著姨媽的手擀清湯面,讓我嘗到了血濃於水的母愛的味道。

日子在平淡中悄然走過,正是因為姨媽的言傳身教,才造就出知書達理的表哥,姨媽的晚年生活也在表哥事業的蒸蒸日上中安然度過。直到去年二月,當聽到姨媽突然跌倒,因中風而偏癱失語的消息後,我們兄妹第二天便匆匆去看望姨媽,病床上的姨媽看到我,用唯一能動的右手緊緊地拉住我的手,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看到昔日慈祥的姨媽變成這個樣子,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淚……我知道姨媽有好多話要對我說,可是她再也說不出來了,她只是一個勁的用右手比劃著讓我們去客廳喝水,此刻我們哪有心情喝水,我在姨媽身邊坐了好久,心裏祈禱上天能出現奇跡,讓我可親可敬的姨媽能快點好起來。
面對青春,撒壹把汗水
愛情裡最忌諱的是:兩人都幻想著彼此的未來,卻也總惦記著對方的過去。
每壹種領悟都是值得用心去品味
心中萌生出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失落感
我牽著妳的手,擁抱妳壹生幸福
人們一直以來亙古不變的話題
愛過你,青春最浪漫的標記
青春物語,傷感淚跡
或?青春?每一?人都保留?一份?真
有一种?西叫心理暗示,他?告?我?得不到的永?是最好的
[ 2014/03/14 11:15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我總以為我的人生會走出一條直線! | 主页 | 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是一門學問>>
留言
--- 等待许可的留言 ---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 [编辑] [ 2017/04/11 19:38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newstv.blog124.fc2blog.us/tb.php/149-6c775ccb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