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走過了一段名曰青春的路
讀罷女兒的來信,我已無法控制感情的波瀾,任如雨的淚水盡情地灑落、流淌。然而,這感情的波瀾,這流淌的淚水能沖洗去我女兒幼小心靈深處的傷痕嗎?

女兒在信中寫到:爸爸,看了您99年10月30日在《襄樊日報》發表後通渠公司寄來的《思念女兒的日子》,我悄悄地哭了一場。今天給您寫信,我也不敢讓媽媽知道,因為媽媽知道了肯定會不高興。我已經與班裏的一個同學商量好了,她家裏有信封和郵票……

讀到這裏,我只覺著好一陣心痛。我仿佛看見了我那處於無奈中的無辜的可憐的女兒。一個10歲的孩子,本應該是花季的童年,爛漫的歲月,卻要無可奈何地承受如此沉重的心理負擔,作為給孩子造成心靈創傷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感到愧疚?

女兒說,爸爸,我在襄樊上學的通渠佬時候想媽媽,現在到了武漢跟媽媽在一塊兒卻又十分思念您,我該怎麼辦?

是啊,該怎麼辦?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的女兒。女兒思念父親,渴望得到父愛,這是一種血濃於水的天然情感,無可厚非。但是,她想念自己的父親卻往往要擔驚受怕地看大人們的眼色,純真的情感遭到箝制,豈不太殘酷?

記得97年11月,我在《襄樊日報》發表了一篇題名為《第一次給女兒寫信》的文章,那是因為女兒思念媽媽,怕我生氣不敢告訴我。後來,我無意中從女兒的日記裏得知了女兒的心事。於是,我就寫信給女兒。那是我第一次給女兒寫信。我在信裏告訴她:如果你要想媽媽,就盡情地大膽地想吧,爸爸不僅不會批評你,相反還會鼓勵你給媽媽寫信或打電話。女兒看了我寫的信問:“爸爸,您不是恨我媽媽嗎?可是,我想媽媽,您為什麼不生氣呢?”我說:“你想媽媽又沒有錯,我為什麼要生氣呢?”當時,女兒會心的笑了。

現在,我的女兒又經常思念我了,這自然也是沒有錯的。但她什麼時候才能卸下壓在她幼小心靈上的沉重負擔快樂地成長呢?由此,我想到離婚率呈上升趨勢的當今社會,那些單親DRMax教材之家的孩子們,是否也和我的女兒有著同樣的不幸遭遇呢?如果有,我要為他們呐喊!
[ 2015/08/05 15:40 ]

| 未分类 | 留言(4) | 引用(0) |
<<只有滿懷希望才能看到明春幸福的花開 | 主页 | 用安寧祥和去沖淡一天的挫折>>
留言
--- 等待许可的留言 ---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 [编辑] [ 2017/04/11 19:24 ]
--- ---

Hey There. I found your blog using msn. This is a really well written article.
I will make sure to bookmark it and return to read more
of your useful info. Thanks for the post. I will
definitely comeback.
manicure * URL [编辑] [ 2017/05/03 16:14 ]
--- 等待许可的留言 ---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 [编辑] [ 2017/07/21 16:15 ]
--- 等待许可的留言 ---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 [编辑] [ 2017/07/22 07:39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newstv.blog124.fc2blog.us/tb.php/181-1a61b1c0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