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回故鄉我的靈魂
水是朝南走的,跟著風的方向。

晨昏的腳步守時而且豪邁,它讓成長成為不可多得的資源,它們成熟的每一個瞬間,總有清脆的落葉回應它們的生機無限。

時光運載著各種大事小情,詩琳 好唔好它們明或者暗,鮮活或者入定皆不能捉摸,也無法確定。人們在上樓下樓時都揣著很多的心思,小心翼翼地躲開舊時相識。他們的願望裏沒有白頭偕老的風景,似乎也不願意老死不相往來成為揮之不去的陰影。

門外的草坪,霜帶來了天寒。冷風撲面,在橋頭上一直守護著花籃的石獅子徹底掉光了毛髮。它在陰冷的石凳上守望著季節的素裹紅妝。但橋下水的微茫熄滅了它回歸草原的期望,因而它再也不可能在天性的逍遙中體面地迎來送往,只能早早地相信塵緣是一張網。

天空盡是灰霾。它們擠佔的空間嚴絲合縫,讓清純沒有前途,也讓光明找不到出路。幸運的閃電和不幸的浮塵紛紛擾擾,它們的紛爭銳利、喧囂,像春心墜入紅塵,像生命迷失知音兌換日元

九曲回廊,隔開的天窗,類似於太平盛世的懷舊。在山環水抱的周圍,在長亭短亭的身後,古木白頭,小巷深幽。屋子的老舊,很像故事中的舊友。一盞青燈點在佛的跟前,它燭照的空間沒有天路,只有數不清的狼煙。

只有河裏的水是清澈的。它流經故鄉,流到天的盡頭,波光照出世間太平的清樣。

古寺仿佛已不在山中。從山下化緣歸來的僧人並不忌諱自己曾迷戀過金戈鐵馬。他們捧著佛祖的衣缽出沒於紅塵內外,希望修成金身不壞同樣是異想天開。

禿鷲或鷹早已離開靈柩。它們在四千多米的高原為自己找到了歸宿。淨身出戶的盲人路過它們身旁時,想到了自己的未來,他們身上藏著自視珍貴的錢袋晚霜

冬天,扇形的湖水披著上了年紀的霞光。

雲的深處,山的顏色深淺不一,很像清明時祭祀用的供品。菊花黃白相間,用雅潔的心緒傳達生命的化境。

聲音,破空而來,像一支箭,清澈、響亮,快如蕭瑟的寒風。

沒有開花的樹,馬路顯得空無。車在擁堵的時間經過開挖的路,那裏林立的商鋪,面朝一座城池的孤獨。

只有一方水土,親近水的波濤,用一個小小的漩渦,陪護我遊向故鄉的魂魄。
[ 2016/01/15 11:34 ]

| 未分类 | 留言(3) | 引用(0) |
<< 螢火,從草叢冉冉升起 | 主页 | 只有滿懷希望才能看到明春幸福的花開>>
留言
--- ---

I enjoy what you guys are usually up too. This kind of clever
work and exposure! Keep up the terrific works guys I've included you guys to our
blogroll.
manicure * URL [编辑] [ 2017/04/04 00:17 ]
--- ---

I could not resist commenting. Perfectly written!
manicure * URL [编辑] [ 2017/05/03 11:55 ]
--- 等待许可的留言 ---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 [编辑] [ 2017/07/15 17:44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newstv.blog124.fc2blog.us/tb.php/183-cb329a53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