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士提反堂
中西區 聖士提反堂中學此時的天高遠寂靜,漆黑的夜幕掩著幾多沉重,幾多惆悵,欲訴無憑,欲寄無處。風,靜悄悄的,柔柔地輕撫著心尖,別樣的感覺微涼入心。不覺又有了寫字的渴望,只是每每提筆總覺得幾分凝重,稚嫩的筆觸終無法將過往讀透,亦無法將未來抒寫。

憂傷太久,一直以來習慣了把憂傷當作快樂,日子也就不那麼難過。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面對茫茫蒼穹在月色朗朗的星空下將過往一遍遍重溫,默默地梳理著自己的悲傷,回憶變得幽長而纏綿。儘管淚著,嘆息著,但心中更多的是感動與不捨,因為美,所以留戀,因為珍貴,所以不忍放棄。我以為我會不敢回頭,我以為我會面對曾經不堪一擊,沒料想我有足夠的堅強抵禦那些血淋淋的殘忍。

淚,總是太重,重得叫天使也墜落。

心,總是太軟,輕輕一碰就會碎。

愛,總是太美,一絲就能讓人沉醉一生。

假如人生可以改寫,一切可以重來,那麼一定要讓自己做一個快樂的天使。讓愛如水,情如風,無所謂情人淚離別苦,也就無所謂離愁別恨,憂傷也能隨風飄散。如果回憶象鋼鐵般堅硬,那麼我是該微笑還是哭泣;如果鋼鐵象記憶般腐蝕,那麼這裡是歡城還是廢墟。如今的我在那些跌跌撞撞的回憶裡試圖重生,而你不知在哪一片天空裡續寫著地老天荒的誓言?你的笑如烙印在心中深刻,陪我走過春夏秋冬,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從不曾離開,也成了我心里永遠無法癒合的傷。明天會是怎樣一番風景?餘生有沒有幸福的可能?天上人間的感傷能否畫上句話?

SSCC繁華謝了花紅,流年暗淡蒼穹。夜微涼,心卻未央。風絲絲縷縷吹起無邊的思念,蛙鳴陣陣喚醒那沉睡的夢境。 “夢裡不知身是客”,夢的衣裳漸漸剝落,夢醒時才恍然大悟我只是你生命中一個匆匆過客,想停留卻終要離開。曾許我一生承諾,卻負我幾世的深情。曾許我一生的繁華夢,卻贈我永遠的空歡喜。

過去的一頁能不翻就不翻,翻落了灰塵會迷了雙眼。只是,我把一生用血淚拼湊的故事永遠地刻在蒼白的心牆上,時刻提醒自己曾經如此深愛過,也曾如此刻骨地痛過。每每看到,總少不了流淚的表情。要怎樣勇敢,才能不再難過?要怎麼改寫,結局才不會這麼傷?要怎樣去遺忘,快樂才能遮蓋淚水流瀉的憂傷?是誰曾欣然而來在我的生命中走過,留下了溫暖的笑靨?是誰曾在我枯寂的心海停留,溫潤了千年的等待?而又是誰從我的雨季裡走過,氾濫了悲哀的淚滴?曾經的海誓山盟天荒地老,在時間面前竟是如此蒼白無力,竟成了癡人說夢。記憶被時光輕輕碾碎在孤獨的世界裡肆意翻飛,終無法片片拾起拼湊完全。

如果可以,我願意我們從來都是兩根倆倆相望的平行線,永遠以不變的距離守望,存心中一份念想。沒有過交集的絢爛,也就不會太過留戀和感傷。而偶爾的交匯,光芒一閃而過,然後越走越遠,就是永遠的不見。倆倆相望終成倆倆想忘,怎樣深重的無奈?又怎樣綿長的遺憾?

沒有最後的擁抱,沒有依依的告別,只是一個轉身的距離,我們把彼此放掉,說著永不再見。人走了,心卻不曾離開。不再相見,情卻難了,愛卻難滅。是我的任性把自己逼入絕境,任性地愛你,任性地守候,任性地想念,忘了給自己一個轉身的空間。

那雙眼,是我此生不會再遇的海。那一場盛世流年,我們都傾心以待,以最美的姿態翩然而至,只為凝眸的那一刻眼中跳躍的光芒,那道光芒將彼此無盡地燃燒,化成灰,散成煙,也將自己傷得面目全非,卻只能痛得無聲,努力將一切掩飾得天衣無縫,說著無怨亦無悔。從此,細數著回憶,守著無邊寂寞,在來年歲月裡掙扎著前行。

別管我依然愛你,別管我會永遠想你,別管我沒有你的日子快不快樂,這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事。如果你能偶爾把我想起,你的想念會是我幸福的天堂。如果你願意把我從生命中徹底地隱去,我亦會釋然,因為期待著卻又隔著一個世界的距離的悲傷難過,我一個人承受便好。

我們曾經如此努力地追逐幸福,也曾真實地見過幸福的背影,只是早已飄得不知所踪。微笑並不代表不再悲傷,所有的假裝只是為了讓自己堅強。流淚也不代表脆弱,那隻是我對過往的祭奠。我努力收藏著那些生命中少有的明媚,難過卻隻字不提。只是,蒼白的臉,冰冷的唇,該如何紅潤和溫暖?宿命的悲,輪迴的痛,怎麼能輕描淡寫地帶過?不提真的就能遺忘嗎?

那些最終讓自己泥足深陷的,總是美好。這一生為誰唱離歌?為誰說情話?為誰寫天涯?為誰淚灑紅塵?我又輾轉在誰的年華里沉醉不醒?曾經那些呢喃癡語,更像是那天真的笑話,等來的是淡忘與漠然。那些沉重,那些無法講述的悲傷和蒼涼,我要如何用淺薄的文字一一勾畫?睫毛下的傷城路過了誰的風景誰的心?而誰又會心疼會駐足會安撫?

聖公會聖士提反堂中學不怕路太遠觸不到你幸福的邊角,只怕兩個人的世界劃不成一個圓。孤獨地走了那麼久,荒蕪了一個又一個季節的輪迴,而我始終看不到幸福歸來的腳步。期待流星劃過天際,我一定要許下千千萬萬個願望,每一個願望都是你。許到滄海桑田,瞬息萬變,直到靠近你的微笑,觸摸到你的臉,直到我們終能赴一場春暖花開的約會。在記憶裡孤獨地遊走,感受著冰冷的包圍。昨日依依,一切如此瀝瀝清晰,只是早淡了最初的溫度。我們再也回不去了,回去也早已面目全非。我們只能蒼老地從時光的一端輾轉到時光另一端​​,無需說再見,留一個背影就夠。此岸花開,彼岸葉落。此生,相遇,轉身,離開,永不再見……
[ 2011/12/30 11:27 ]

| 未分类 | 留言(2) | 引用(0) |
<<放飛的藍天 | 主页 | 一個美麗心動的地方>>
留言
--- ---

Hey! I could have sworn I've been to this site before but after reading through some of the post I realized it's
new to me. Anyhow, I'm definitely delighted I found it
and I'll be bookmarking and checking back frequently!
manicure * URL [编辑] [ 2017/05/03 22:15 ]
--- 等待许可的留言 ---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 [编辑] [ 2017/07/22 15:14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newstv.blog124.fc2blog.us/tb.php/54-5b38c460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