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迷失間的惆悵。
  蕭瑟在逝去冬日裏已經遠走了,等待春暖花開的到來。期待在萬物復蘇的時刻,我可以翹首期盼一份在流年裏走失的感情。又或許,我可以注腳於寂寞的邊緣探索一場繁花似錦般幸福的愛情。又或許,這只是期許。
  
  ——一木小痕。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或許,我只是錯誤的在等待著屬於我的青石街道和向晚的寂寞小城。季節裏,容顏已經憔悴。暮光裏,城市進入微眠。
  
  春,依舊是那樣嫵媚的到來。花朵的歡笑,樹葉的輕舞,一切都是那樣美好的。而我卻守著空靈的窗柩,兩眼哀怨,暗淡無光。這就是躲在陰霾裏的種子,發黴之後才會想到要接受陽光。我淡淡一笑,不是拈花的智者。
  
  雨季的滋潤能給萬物無私的洗禮,我或許應該頂禮膜拜那些潛藏在時間進行式裏的美好時光。它們,是那樣的美好,是那樣的讓人心曠神怡。只是那株長在角落裏的薰衣草,還沒有開出淺紫色有著迷人芬芳的花朵。所以它只有安靜的接受著這世人所說的祥和和寧靜,接受著招蜂引蝶前那如暴風雨將至的安寧。
  
  我,或許是那個無心走過這株薰衣草身旁的過客。我,也可能是那個蹲在牆角,認真等待花開的栽培的小孩。我,會是什麼樣的一個身份,會有什麼樣的結果,都只是在清晨醒來石板上的昨夜春雨。隨著陽光的彌漫,漸漸的化做蒸汽,消失在無形間。
  
  蝴蝶飛過花叢,撒下飛舞過程中滯留下的點點粉塵。遇上沾衣不濕的露水,融入吹面不寒的柳風。微風輕輕掠過湖面,蕩開細細的漣漪或許,那桃紅樹下會有一荷鋤粉帶的少女,滿懷憐惜之意收花瓣如錦囊。然後一坯淨土,掩去昨日千里鶯啼綠映紅的風流。又或許,只是踏馬歸去馬蹄香的讚頌。
  
  河豚欲上了,春江水暖了。人也許也該感受到了。
  
  四月,春來了。四月,春也將入仲了,近暮了。
  
  短笛聲聲入耳而來,似乎在那羊腸的林蔭道上,會有一面善的智者詢問杏花村的酒家。也似乎會有打著雨傘走在雨中的斷腸人,微微抬頭吟道: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或者是一葉烏蓬穿過流水的小橋,傳來榛榛一曲花間溫庭筠的《夢江南》:千萬恨,恨極在天涯。山月不知心裏事,水風空落眼前花。搖曳碧雲斜。
  
  也許,是三生石邊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誓言。
  
  我是誰,我可以是十娘船頭的負心薄幸,也可以是紅娘急出西廂要找的張生。或者是牡丹亭裏尋夢而來的柳夢梅,又或者是,滿服經綸而屢屢落第的張繼。
  
  我,可以是任何一個想到的角色。但是,這如歌般流傳的佳話卻不是屬於我的。我可以去扮演,可以去揣摩,但是最後,我只是一個在這樣一個氛圍裏小小歎息的無名。
  
  悲,怨,然後該到恨了。
  
  造化,就像隔開在銀河兩端的雙星,就像千年的等待最終不過南柯一夢。
  
  在千帆過盡後,在孤帆遠影時。我在眺望,那被人稱做天涯的地平線。也許真的會是:枯滕老樹昏鴉,古道西風瘦馬。斷腸人,歸途只有天涯。
  
  在迷失間的惆悵,已經亂了我的江湖。亂了我的寒劍三尺,亂了我要的素手紅袖。
  
  就像被龍吟三尺劃過了的頸項,唯留一聲歎息,歎風過無痕,歎四面楚歌,歎虞姬虞姬……
[ 2012/04/12 18:49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我等你,在燈火闌珊處 | 主页 | 一起做個溫柔的女人>>
留言
--- ---

Howdy I am so excited I found your weblog, I really found you by accident,
while I was looking on Google for something else, Regardless I
am here now and would just like to say kudos for a fantastic post and a all
round enjoyable blog (I also love the theme/design), I don't have time
to read through it all at the minute but I have book-marked it and also included your RSS feeds,
so when I have time I will be back to read more, Please do keep up the excellent job.
manicure * URL [编辑] [ 2017/05/03 12:02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newstv.blog124.fc2blog.us/tb.php/67-d32b1c4f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