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化故事的啟發


作者:慈誠羅珠堪布



阿底峽尊者,印度人,為藏傳佛教後弘期舉足輕重的代表人物。在西藏期間,他給後人留下了無數珍貴的竅訣與法門。其中有些是他自己親自撰著的論典,有些是他和弟子之間的對話問答。他創立的噶當派法門包括父法和子法。其中的“父”,是指阿底峽尊者;“子”,則是指他的學生、弟子。阿底峽尊者宣講的法,稱為父法;他的弟子宣講的法,則稱為子法。《修心八頌》與《修心七要》,都屬於子法。雖然父法與子法都講述了一些理論,但最主要的內容,還是強調實修,尤其是菩提心修法。



在《父法》的第十五品裡,講了一個非常精彩的故事。本篇故事所蘊含的道理,屬於顯宗中觀。通過分析故事內容,可以了解到:世界的真相,人生的本質,真的就如中觀所講,是如夢如幻。



證悟空性有各種各樣的方法:大圓滿,是通過上師的加持和自己的信心來證悟;一般密宗,是通過氣脈明點的修法來證悟;中觀的證悟,則需要依靠以龍樹菩薩的論典為主的各種顯宗理論來推理。



空性修法非常重要。我平時最強調的,是出離心與菩提心,然後在此基礎上,介紹了一些中觀修法,大圓滿修法基本沒有涉及,但中觀修法與大圓滿修法的有些地方是一樣的,二者相互依存、不可分離,中觀離不開大圓滿的境界,大圓滿也離不開中觀的修法。法王如意寶很多著作的最後,都是講大圓滿,但在正式講大圓滿修法之前,都會講中觀理論,因為中觀修法不但能力超強,加持和功德很大,而且與大圓滿之間,也有著密切的關係,證悟以後基本上分不開。所以,我們一定要重視中觀空性的修法。每個人都要做好安排,趕緊修完菩提心與出離心,然後再修空性,這非常重要。



一、緣起



阿底峽尊者最重要的首座弟子,叫仲敦巴。他雖然不是出家人,而是居士,但修行卻非常了不起,是貨真價實的觀世音菩薩化身。



為了我們這些智慧淺薄、沒有福報,見不到過去的佛菩薩化身,雖然懂得如何賺錢、做生意,卻對解脫、空性一無所知的人,仲敦巴尊者假裝糊塗地在阿底峽尊者面前請教了很多問題。就像當年釋迦牟尼佛傳法的時候,文殊菩薩、彌勒菩薩等為了解答以後眾生的各種疑惑,也經常在佛面前請教問題一樣。



下面是仲敦巴尊者請教阿底峽尊者的一系列問題,其中問者為仲敦巴尊者,答者為阿底峽尊者:



問:產生貪心和嗔心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答:生起嗔心與貪心的時候,要把它看作是如幻如化的。



問:幻是什麼呢?

答:幻有時候是念咒產生的幻覺,有時候是依靠藥物而讓人產生的幻覺。



問:化是什麼呢?

答:化其實是不存在的東西,雖然不存在,卻可以顯現為各種各樣的現象。



問:這些幻覺產生的根源是什麼呢?

答:根源就是執著,因為有執著,所以就會產生這些幻覺。



之後,仲敦巴尊者請阿底峽尊者講了一個幻化的故事:



二、故事



釋迦牟尼佛住世期間,古印度有六座人口大約數十萬人以上的著名大城市。舍衛城,就是其中之一。



舍衛城是當年離釋迦牟尼佛的居住地很近的一個城市,佛陀和弟子經常在此出入,律經當中的很多公案也發生在這裡。



當年舍衛城中,有一個非常厲害的魔術師、幻術師,名叫善月。他有一個朋友,名叫吉祥。吉祥一家有三口人——吉祥、妻子與兒子。



有一次,善月告訴吉祥:“你也學一點魔術吧,將來會有用的。”但吉祥對魔術不感興趣,他非常喜歡馬,一直想買一匹良駒,便直言不諱地對善月說:“學魔術幹嘛呀,還不如買一匹馬。”



為了打擊吉祥不想學魔術的想法,善月打算幻化一個魔術來愚弄一下好友。



一天,吉祥一家人剛吃完早餐,他妻子正在廚房清洗鍋碗,吉祥則在門外紡織毛線。



這時,善月騎了一匹非常漂亮的馬過來,對他的朋友說:“你不是想買一匹馬嗎?想不想買這匹馬?”吉祥說:“我的存款買不起這麼漂亮的馬。”



善月說:“沒關係,這匹馬可以換你紡的毛線。”吉祥心想:善月可能不知道這個毛線不值那麼多錢,居然要用好馬換我的毛線,那我不如將計就計,用毛線把他的馬騙過來。於是,二人一拍即合。



善月緊接著說:“既然你想買這匹馬,那就先試試這匹馬跑起來的速度快慢、感覺如何吧?”



此話正中吉祥下懷。他趕緊跨上馬鞍,準備揚鞭策馬、奔馳而去。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剛剛騎上馬鞍,馬就不由自主地開始瘋狂飛奔,完全無法掌控。失控的馬一路狂奔,帶著吉祥翻過一座座他從未去過的高山,穿越一片片他從未見過的叢林。最後太陽落山時,終於來到一座茂密的森林當中。除了抬頭可以看到天空,四周都是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兩邊是高聳的懸崖,中間有一條水勢湍急的河流。不時傳來老虎、獅子等野獸的聲音。



吉祥被恐怖、絕望緊緊地包圍著,後悔萬分:不該貪圖便宜買這匹馬,更不該騎這匹馬啊!



正當他傷心、害怕到無以復加之際,忽然發現森林當中在冒煙,好像有有戶人家的感覺。



彷彿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他緊趕慢趕地往冒煙處走去,結果看到一個小木屋。



吉祥彷彿絕處逢生,興奮地拼命敲門。敲了半天,出來一個女人。他心底深處立即冒出一個反應:這麼偏僻的地方居然有人,會不會是鬼呢?我今天住她家,會不會把我吃掉呢?毛骨悚然的感覺又一次生起,但他轉念一想:反正在外面也會被老虎、獅子吃掉,既然無處可去、無路可退,只有死路一條,還不如住她家。



走進房間,看到裡面還有三個女人。據介紹,她們都是開門那個女人的女兒。



女人接著問他:“誰把你送到這個地方來的?這個地方可是任何人都進不來的啊!”



吉祥便將事情原委一一向她道來。



講完後,女人告訴他說:“這是個從來沒有外人來過的島嶼。我也不知道我的祖先是怎麼來到這個地方的。打我記事起,就沒有見過外人。丈夫死了以後,就剩下我們孤兒寡母幾個了。你如果想回去,我可無法幫你,因為那是不可能的,在回去的路途當中,你就會被老虎、獅子吃掉!還不如留下來,與我其中的一個女兒成家。”



吉祥想了半天,也別無選擇,只好乖乖地留下來與其中的一個女兒成了家,並生了三個孩子——一個女兒,兩個兒子。在這偏僻荒涼的地方,過起了簡單平常的生活。



後來,三個女兒的母親,也就是吉祥最初見到的那個老女人死了。



時間一天天流逝,幾十年的光陰過去了。隨著三個孩子的逐漸長大,吉祥也慢慢地感覺到自己老了——頭髮白了,牙齒掉了,滿臉都是皺紋……人生大部分的時間,就在這個與世隔絕的森林當中度過了。



一天,他妻子到山上砍柴,三個孩子在樹林裡的河邊玩耍。



忽然,其中的小兒子不小心掉到了河裡,被洶湧的浪濤席捲而去。吉祥連忙跳到水里去救孩子。不想,大兒子為了試圖去救弟弟,也慌忙跳入水中,結果又被水沖走了。



老吉祥當即愣住了,就像《唐山大地震》中左右為難、不知所措的母親一樣,猶豫著不知是救大兒子,還是救小兒子。遲疑了好一會,當他決定去救後面的孩子時,已經來不及了,剎那之間,兩個孩子都被咆哮的洪流奪去了生命。



真是禍不單行,正當此千鈞一發之際,又來了一隻老虎,張口銜走了岸邊的女兒。



絕望的吉祥只覺得天昏地暗、生不如死,他已經沒有力氣掙扎,只有任憑波濤把自己沖走。沒想又被沖回了岸上。精疲力竭的吉祥趴在岸邊,聲嘶力竭地嚎啕大哭。



這時,他妻子背著一堆柴禾從山上回來了。



聽了吉祥的哭訴,妻子悲慟欲絕,頓時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毫不猶豫地跳河自盡了。



最後,森林中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個人。



他一邊沒命地痛哭,一邊毫無目的地在森林裡狂奔。結果走到了森林邊緣,並回到了他以前的家裡。



到了以前的家門口一看,他過去的妻子還在廚房裡,一邊清洗鍋碗,一邊高興地唱著歌。



吉祥失望極了,怒氣沖沖地對過去的妻子吼道:“我失踪這麼久,受了那麼大的痛苦,你居然一點都不傷心,不但不來尋找我,居然還在怡然自得地唱歌!”



不明就裡的妻子心想:他是不是發瘋了?或者產生了什麼幻覺?我明明看到他一直都在這裡紡毛線,根本沒有挪開過一步啊!



於是問他:“你怎麼了?你怎麼會說你失踪了呢?你根本哪裡都沒有去,一直在這個地方啊!剛剛我們還吃了早餐,我的碗都還沒洗完呢!”



吉祥當即倒抽一口冷氣:“按照你的說法,我是產生幻覺了。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這麼多年來每一年的​​12個月,每個月的30天中每一天的每個生活細節,我都記得清清楚楚,從妻子母親的離世,乃至三個孩子以及妻子的死亡,都是我親眼目睹,而且都是那麼真實,這怎麼可能是幻覺呢?不可能!”



妻子說:“如果你不信,可以到外面看看。你沒有紡完的線還原封不動地在那兒呢!你可能被你朋友騙了。”



他出去看了一眼,確實沒有紡完的毛線還在那裡。他也依稀記得,他紡線的時候,朋友騎了一匹馬來到他家門口,當時他妻子正在廚房裡洗碗。



他開始相信自己的確產生了幻覺。



之後,他又從森林當中那個沒有牙齒、滿頭銀髮的幻覺中的生活,回到了年輕力壯的現實生活當中,二者的差距實在太大,所以他只有慢慢適應。



適應了三、四天以後,他終於意識到,自己是被朋友的幻術騙了。



又過了幾天,善月來了。



見到吉祥,善月故意問道:“好多年沒看到你了,很想念你哦!這麼多年你到哪裡去了?”



吉祥便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一股腦地講給善月聽了。



三、喻義



善月聽罷告訴他:“你經歷的一切,都叫做幻像,都是我變化出來的。當時你不學幻術,只想買一匹馬,我便故意讓你產生幻覺,你才有了這些經歷。你一直坐在這個地方,一步都沒有離開,怎麼可能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呢?幻覺持續的整個過程,連一個小時都沒有,又怎麼可能過了這麼多年呢?所以,你生命當中的三個兒女,以及女兒的母親等等,都是你的幻覺。但你一定要知道,不僅是你幻覺中的經歷,包括現實生活中我們看到、聽到、接觸到的一切,包括舍衛城在內的印度各大城市、所有的山河大地以及生活在大地上的生命等等,都與你在森林當中經歷的生活完全沒有差別,都是虛幻的幻覺。



我的幻術僅僅欺騙了你一個人,而這個大環境的幻術,卻欺騙了三千大世界的所有人。除了佛菩薩的化身以外,所有凡夫都認為世界是真實的。對我們凡夫來說,從無始以來流轉到現在,輪迴的現實生活是非常真實的。我們會覺得,現實生活中的每一個生活細節都很實在。但這個真實的現實生活,與你在森林當中自認為實實在在的生活完全一樣,都是假的,都是幻覺。



輪迴中的生老病死、親朋好友、遠方故鄉、時日長短等等其實並不存在,就像你在森林當中頭髮白了、牙齒掉了、滿面皺紋的晚年並不存在;森林當中五個親人的死亡並不存在;森林裡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個家庭並不存在;呆了幾十年的故鄉——森林小島並不存在;森林裡的日出日落、白晝夜晚並不存在一樣。雖然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看不到任何假的痕跡,但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還沒有從輪迴的夢中醒過來,沒有從輪迴的幻覺中走出來而已。



你已經從小的幻覺中走出來了,你知道小幻覺中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想從大環境當中的幻覺中醒來,就需要聞思修。



首先,你回來的時候,第一次聽到妻子告訴你:你哪裡都沒去,那是你的幻覺或者是你發瘋了,那些經歷都是假的。這叫做聽聞。就像我們第一次從佛或者上師那裡聽到中觀理論時的第一反應,一聽說世界不存在,因果不存在,包括我們自己也是空性時。我們也會像你抗拒妻子的說法一樣駁斥道:現實生活這麼真實,怎麼可能不存在?!



但是,真理不但永遠真實不變,而且會越來越清晰。隨著你聽了妻子的話以後,經過反反复复的思考,實在找不到理由來回絕妻子的說法,故而最終慢慢地說服自己:原來我真的沒有在森林裡生活,那都是我的幻覺,一切都怪我的朋友,如此這般,你就明白了道理,之後恍然大悟。這是思維。



我們常說聞思修行,其中的聞思非常重要。如果沒有聽聞,則即使我們念佛、磕頭、修橋、修廟、鋪路、做功德、當義工……積累再多的資糧,都沒有人告訴我們世界是假的。我們的一切,都建立在虛妄之上,也不會接觸到空性、光明的概念。之後,還要依靠各種推理、思維方法去遣除疑問,這樣才能徹底明白世界確實不存在。



你回家後,從你原本認為真實的森林生活,回到現實生活當中,逐步消除森林生活後遺症,徹底明白森林生活是假的幻覺,其間所經歷的四五天的適應過程,叫做修行。



聽了朋友的話,吉祥也深思道:是啊!雖然我覺得森林中的生活與現實生活沒有差別,非常真實可信。我在森林中生活的時候,也沒有看到森林生活是虛幻的任何痕跡,但事實證明那的確是假的,既然如此,我又憑什麼覺得現實生活是真實的呢?我以前認為森林生活真實的唯一證據,是眼睛看到了,親身體會到了,但無情的現實告訴我:這些證據都是不可靠的!事到如今,所有關於森林生活真實存在的證據都崩潰瓦解了,那麼,佛在佛經裡面講的,眼耳鼻舌身意不真實的說法也應該是真的。以此因緣,吉祥最終證悟了空性。



阿底峽尊者在文章的最後說:吉祥的原型,是他身邊一個叫做赤誠加瓦的翻譯家的前世。赤誠加瓦是當時到印度邀請阿底峽尊者來西藏的使者之一,既是翻譯家,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修行者、成就者、佛教學者。



此處講的,屬於中觀應成派的觀點——不留任何東西,把一切都遮破。而中觀自續派卻會承認現象的存在。



法王如意寶生前也多次給我們講過這個故事,並一再叮嚀我們務必透過這個故事,去思維現實生活的每一個細節,從而打破實執。



四、感悟


有本書叫做《小故事大道理》,真的如此啊!通過這個短短的故事,我們不但可以從理論上了解到世界的真相,更能體會到聞思修的重要性。學佛的核心,就是聞思修。通過聽聞得到的智慧,可以讓我們產生懷疑;通過獨立思考,可以讓我們意識到:如果釋迦牟尼佛講的《心經》、《金剛經》等般若波羅密多里面講的是真實的,那現實生活就應該是假的,雖然我暫時不能接受這個觀念,但事實應該是這樣。


獨立思考非常重要,世間的學術界也很讚歎獨立思考。本來吉祥一開始也沒有立即接受妻子的話,但通過思考讓他明白,妻子說的都是對的,可見思考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這是佛教特有的世界觀,我們一定要去思考這個非常重要的命題。除了佛教,任何世間的其他學問,都沒有對世界的本源探尋到如此的高度。即使像愛因斯坦這種公認為聰明絕頂的人,也從沒想過現實生活是假的,因為沒有人告訴他這個真相。全球70多億人乃至其他動物都認為,世界是真實不虛的,因為我們親眼看到、親身經歷了這個“真實的世界”。



在沒有聽到空性道理,沒有學習中觀理論的時候,眼耳鼻舌身感受到的東西,與我們的第六意識判斷的結果是一致的。五官告訴意識,世界是存在的;第六意識就根據五官的信息分析判斷,最後確定出世界的真實性。這是第一階段。



學習中觀以後,雖然我們的眼耳鼻舌身還是告訴意識,這個世界是存在的。但此時的第六意識卻有了新的觀點,通過思維,它否定了五種感官的結論,明白眼睛和耳朵的結論可能是幻覺,因為中觀的推理方法已經證明了,世界本身是不存在的。這是第二階段。



在最後一個階段,是經過長期的修行,不但第六意識看到世界是幻覺,連眼耳鼻舌身也能看到世界的幻覺本相。



大圓滿裡講過,證悟者在修到一定程度時,從禪定中出來以後,不僅第六意識,包括眼耳鼻舌身都有一種虛幻的感覺,這就是聞思修所經歷的過程。五根與意識從初期的一致,走到中間階段的分歧,最後又走向了一致。



通過聞思修,才能證悟空性。最重要的,是對佛法要有信心,前面要修加行——積累資糧、懺悔罪過,否則一開始就去聽中觀,雖然能了解中觀的意義,但在斷除煩惱方面的力度卻會很微弱,所以我們要重視修加行,同時還要認真學習中觀。先學中觀自空的觀點,再學他空光明藏的觀點,最後去聽一聽大圓滿,這樣循序漸進地聞思修,就有可能證悟大圓滿。



很多人誤以為,除了中觀以外,還有一個與中觀完全不同的大圓滿。其實,麥彭仁波切在《定解寶燈論》裡面講過:在證悟空性的境界當中,人間的所有痛苦、快樂全然消失,就像虛空當中一無所存一樣。通過修行親身體會到這一點,就叫做大圓滿;通過故事或理論懂得這些道理,就叫做中觀。兩者之間距離非常近,沒有太大的區別。



輪迴中有很多痛苦,若能把痛苦轉為道用,就能促進我們的修行。但對大多數修行人,尤其對初期的修行人來說,在有痛苦和沒痛苦的修行中,最好還是選擇沒有痛苦的修行,畢竟我們將痛苦轉為道用的能力還很差。所以佛經上也說,順利的修行是對初學者最適合的。



現在的多數人雖然有精神壓力等不順利的問題,但至少豐衣足食、不愁吃穿,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幸福。在幸福的時候,要懂得珍惜和感恩,更要利用幸福的環境努力修行,這才是真正的福報。如果身在福中不知福,當有一天我們失去人身的時候,才知道一切都完了,但那時已經悔之晚矣。



念佛雖然對年紀大的人來說非常好,如果虔誠念佛,就有希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如果往生不了,又沒有聽聞中觀、般若這些殊勝的法門,那就太可惜了。



我們現有的世間聰明,並不是引領我們走向解脫的大智慧。因為缺乏智慧,使我們一直迷失至今,永遠找不到輪迴的出口。通過聞思修,我們就能確認並踏上正確的道路,所以,我們一定要推廣並倡導聞思修的良好習慣。



無始以來,我們一直受著無明的操控、設計與擺佈,卻始終全然不知、沉迷不醒。既然現在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就一定要設法擺脫無明的束縛,從現實生活酸甜苦辣等風暴雷電的幻覺烏雲中突破出來,穿越濃密的無明迷茫雲層,開顯出現實生活背後的那一片晴空萬里的光明空性之法界虛空。
[ 2012/11/13 16:03 ]

| 未分类 | 留言(1) | 引用(0) |
<<人是孤獨的 | 主页 | 成為了我們未來的鋪墊>>
留言
--- ---

Hi to all, because I am actually eager of reading this weblog's
post to be updated regularly. It consists of pleasant data.
manicure * URL [编辑] [ 2017/05/03 11:22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newstv.blog124.fc2blog.us/tb.php/79-4c755779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主页 |